-

被李威這樣直白的一問,肖澤凱頓時便尷尬了起來。

“你彆瞎說啊!我……我約沈總,那就是單純的吃個晚飯而已。”

聽完肖澤凱的話以後,李威一邊大口大口的吃著,一邊笑著繼續接話道:“那我過來一起你這麼排斥乾嘛呢?整的好像你除了約沈總吃飯,還想和沈總做彆的一樣。我都開始胡思亂想了!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肖澤凱臉竟然都尷尬的紅上了。

還好戴著眼鏡幫他稍微遮擋了一下眼睛,要不然看上去就更加明顯了。

沈夢溪被李威這樣一說後,也變的有些不太自然了。

主要是李威這玩笑是當著肖澤凱麵開的,她自然也要表現的稍微淑女一點才行。

要不然,豈不是被肖澤凱看出她和李威關係不一般了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肖總,你彆生氣,我們李總就愛這樣說說笑笑的,其實人特好。等熟悉以後,你自然也就會習慣了。”

沈夢溪見肖澤凱氣的直咬牙,便快速幫李威打起了圓場來。

聽完沈夢溪的話,肖澤凱便漸漸冷靜了下來。

他心裡也很清楚,今天晚上李威能和沈夢溪一塊過來,就足以說明他們剛纔是在一起的。

要不然,不可能這麼快趕到這邊來的。

甚至於,肖澤凱現在都開始懷疑,李威和沈夢溪是不是每天晚上下了班以後,都還在一起膩歪一會才分開。

至於兩個人是不是住在一起,肖澤凱絕對可能性不太大。

如果兩個人有他們單獨租的房子,這個可能性倒是有的。

“既然沈總都這樣說了,我自然不會生李總的氣了。沈總,我怕你過來比較晚餓了,所以就擅自點了菜。你看還需不需要在點些?”

肖澤凱一邊笑著問沈夢溪,一邊將菜單對著她遞了過去。

可李威一眼就能看出來,肖澤凱明顯就是在和沈夢溪說客套話。

要是真心實意想讓沈夢溪加點的話,直接將菜單放到沈夢溪麵前就行了。

看肖澤凱拿著菜單依依不捨的樣子,沈夢溪便也笑著回了句:“不用了,我覺得這些已經足夠了。”

可沈夢溪話音剛落,李威便快速起身,將肖澤凱手中的菜單奪了過來。

“沈總,你這就不對了。譚總都交代了,要我們好好和肖總親近親近。人家肖總請我們吃第一頓飯,你就這麼客氣,這以後還怎麼相處啊!”

李威一邊說著,一邊打開菜單繼續坐了下來。

看了幾秒菜單後,便對著肖澤凱抬起笑著問道:“肖總,我之前冇有去運營部的時候,也是和沈總一個部門的。平時工作比較忙的時候,我們也會等忙完一起吃飯。所以,我對她喜歡吃什麼還是很瞭解的。你點的這些,並不是說不好,但基本都不是沈總愛吃的。對吧沈總?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沈夢溪也隻能配合的笑著點了點頭,應了聲。

“你看,沈總這人就是太客氣了。但我覺得譚總既然交代了,我們和肖總之間就不能太客氣,這樣倒顯的過於生份了。肖總你說呢?”

李威對著沈夢溪笑著看了一眼後,又對著肖澤凱笑著看了過去。

既然沈夢溪都點頭同意了李威剛纔說的,肖澤凱這個時候要是有意見的話,那在李威麵前豈不是太丟麵了。

他這麼好麵子的一個人,就算被李威坑,也要自己咬著牙將這個坑給填滿了啊!

“李總說的是,那就辛苦李總,多點幾個沈總愛吃的吧。”肖澤凱一臉尷尬的強顏歡笑著。

李威見肖澤凱同意後,便按響了餐桌上的鈴鐺。

很快,一個年輕的女服務員便笑著走了進來。

“美女,我們再家幾個菜。”

“好的,您請說。”

隨後,李威便指著菜單認真的點了起來。

“這個進口精品皇帝蟹給來一隻,冰島五彩蝦來二十隻,還有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