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曼文這樣一撩,李威更加不淡定了。

他對著曼文俯視看了過去,這樣穿的確非常的好……看……

“好,好看啊!特彆的好看!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曼文嘴角微動,一臉壞笑的抬起頭繼續盯著他。

“你確定和我說的是一個意思?”

曼文這話說完,李威頓時便有些尷尬了。

這個時候,他纔想起來,曼文問的就是單純的穿著審美。

而李威剛纔回答她的,似乎是視覺的程度,這兩者的確不是同一個意思啊!

“對……對啊!我就是在說,你這樣穿很好看。”

可既然話都已經說出口了,李威自然要編瞎話繼續圓回來了。

要不然,就這氣氛,估計都不用繼續喝下去了,他們就能打起來。

就衝曼文在摩天輪上對著他強吻,還有剛纔一口就將杯中紅酒全部和光這兩個舉動,足以證明,這女人內心還是有一股子衝勁的。

這樣的女人,當氣氛烘托到一定高度的時候,基本上就繃不住了。

“那,以後我經常穿給你看好不好?”

乖乖的!曼文這女人,還真是會抓重點啊!

就憑她這樣的聊天方式,想在職場混不好都難。

“那我得多榮欣啊!”李威得意的樂嗬笑著。

“能被威哥這樣的男人欣賞,當然也是我的榮欣咯。”

曼文笑著說完,竟然對著李威又貼近了幾分。

在這樣貼過來,李威可就要一覽眾山小了。

“來,我們繼續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便又給曼文倒上了。

這一刻,李威內心還是有點矛盾的。

對於曼文這個女人,李威到現在並冇有看透她。

所以,李威現在也非常的糾結。

就算是可以拿下,但今後到底會發生什麼,他自己也冇有任何的把握。

甚至說,麵對曼文,他並冇有十足的把控能力。

曼文和沈夢溪不一樣,沈夢溪將一切的目的,全部都寫的臉上了。

甚至於,沈夢溪將牆頭草都演繹的特彆明顯。

這樣的女人,把控起來特彆的容易。

隻要能一直滿足她的要求,實現她想實現的目的,就可以一直很輕鬆的拿捏。

但曼文不一樣,曼文將一切的目的都隱藏的特彆好。

另外,她將一切的結果,都歸功成了是個人魅力。

這樣的女人,讓李威非常的猶豫不決。

所以,李威現在,需要儘可能的冷靜。

他先陪著曼文繼續喝,一直喝到他不需要用大腦去思考問題為止。

之前,他們一起喝過紅酒。

隻不過,當時他們兩個人隻喝了一瓶,氣氛烘托也一般。

對於他們兩個酒量來說,一瓶紅酒下來,根本不能體現出他們的酒量到底怎麼樣。

但現在不一樣,是在曼文的家裡。

她家紅酒有很多,而且現在氣氛烘托的很到位。

可以說,繼續喝下去,隨時都有破防的可能。

隨後,李威便和曼文邊喝邊聊了起來。

一瓶紅酒喝完以後,曼文便又起身去拿了第二瓶、第三瓶……

雖說他們剛吃完兩三個小時,可這樣乾喝依然特彆的上頭。

三瓶紅酒下肚以後,曼文很明顯走路開始晃悠了。

李威雖然還很鎮定,但大腦也開始嗡嗡的了。

“威哥,我們繼續喝!我再去拿紅酒……”

曼文一臉通紅,醉意濃濃的笑著說完,便又一次站了起來。

可她剛走兩步,整個身體又開始晃悠了起來。

李威見狀後怕她摔倒,便快步衝了上去,將她給抱住了。

不知道是酒勁上來了,還是曼文穿的過於單薄,李威整個人立馬就熱氣騰騰了起來。

“威哥,你想要我嘛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