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林天嬌聽後,氣呼呼的盯著李威,狠狠咬著牙,小聲的對著他罵道:“混蛋,給我閉嘴!”

林天嬌母親聽後,竟然猛的將筷子拍打在了飯桌上,對著李威冷冷問道:“結婚,我同意你們結婚了嗎?你有房有車有粗存款嗎?家裡父母都是做什麼的,有退休金冇有?我閨女彩禮最少五十萬,一分錢都不能少的。你什麼工作,體麵不體麵?”

聽著林天嬌母親巴拉巴拉一直問著,李威頭都大了。

難怪林天嬌寧願犧牲自己,也要讓他來假扮情侶的。

就她媽這德性,她今天要是一個人來,指不定晚上就被抓回老家去和大牛拜堂了。

“媽,我們兩個是真心相愛的,李威他特彆的上進,前兩天更升了銷售主管,一個月兩三萬了呢。”

“兩三萬也冇有人家大牛賺的多,人家大牛還答應和你結婚了以後,給你弟弟在縣城買套學區房了,他能做到這些嗎?”

聽這語氣,林天嬌這母親已經將大牛當成是她的女婿,林天嬌的老公了。

說歸說笑歸笑,林天嬌是被他抱也抱了,親也親了,這個忙還是要好好幫她一下的。

要不然,可就真的成了林天嬌口中的無恥混蛋了。

李威漸漸收起了笑容,一臉嚴肅的看著林天嬌的母親說道:“阿姨,結婚可是終身大事,雖說父母有權利乾涉,但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二女手裡的。我在江城有車有房,也有一定的存款,我相信以後我們會過的越來越好的。”

“她爸走的早,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將她養大的,我當然有權利管她了。如果你能拿出五十萬的彩禮,在給她弟弟在縣城全款買套房,鄉下在建個小洋樓留著我以後養老的話,我倒是可以考慮你們的婚事。要是你做不到,就趁早離開我閨女,彆瞎耽誤她。”

林天嬌母親是真的夠狠的,一下提出這麼多要求,按照現在的物價來算,想要取林天嬌最少需要兩百萬。

這還是明麵上的,今後到底還需要多少,基本上就是無底洞了。

“媽,你這樣太過分了。弟弟她都大學畢業了,有手有腳的,就不能自己賺錢買房嗎?我們以後可以貼補一些,但讓我們買全款,憑什麼啊?”林天嬌也漸漸開始急眼了。

“你個死丫頭,敢和我頂嘴了是吧!你是家裡的老大,弟弟妹妹的事情你當然要負責了。我以後還指著你弟給養老送終了,讓你出點錢怎麼了?”林天嬌母親直接對著林天嬌指著大罵了起來。

林天嬌聽後,拿起包直接轉身走出了包廂。

李威見狀後快步追了出去,對著她詢問道:“你就這樣走了算怎麼回事啊?”

“我煩她,你回去處理一下。”

林天嬌說完,快步往前走了起來。

李威見狀後,又轉身回了包廂。

見林天嬌母親還在罵罵咧咧後,便好聲好氣的安慰了兩句。

陪著他們吃完飯以後,他又帶著他們在飯店附近的酒店開了兩個房間,讓他們先住了下來。

安頓好了以後,大牛先回自己房間去休息了。

李威在林天嬌母親的房間,對著她笑著說道:“阿姨,你先在這裡好好休息,我去說說阿嬌,晚上我們在過來看您。”

“你叫李威是吧?如果小嬌真的不想和大牛回去結婚也行,但你們要給我先拿六十萬,讓我回去給小兒子在縣城全款買套學區房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