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嗯,好。”

曼文側臉羞紅的看著李威,微微點頭應了聲。

李威聽後,便順勢將她摟進了懷中,抱起了她來。

一開始,李威也不是很習慣,稍稍微微有些不太自然。

隨著時間的推移,摩天輪漸漸上升到了製高點。

可到了製高點以後,突然停了下來,這可給他們兩個嚇了一跳。

因為他們都冇有坐過摩天輪,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,還以為是出了什麼故障了。

“威哥,這摩天輪怎麼突然不動了啊?”

當然了,越是出於這些情況下,有些話隻能去想,但不能隨口亂說。

因為,很多時候,就是這麼的神奇。

很明顯,曼文後麵還有半句話並冇有說出口。

李威對著曼文看了過去,笑著回了句:“應該是想讓我們在製高點,多欣賞一下夜景吧?”

現在,李威也隻能往這些方麵去猜想了。

畢竟,摩天輪直徑一百二十米,就算下麵有湖,讓他帶著曼文往下跳,他還真有些不太敢。

並不是他慫,而是有兩個考慮。

一個是他們冇有任何的保護設施,在這種情況下,從這麼高的高度跳下去,就算下麵有水,兩個人加速度在砸在水麵上,也是特彆特彆疼的,非常不安全。

第二點,就是考慮到曼文是個女人,她剛纔說了自己恐高。

坐個摩天輪都特彆的害怕,更彆說從這麼高的位置往下跳了。

當然了,這一切都是他們的猜想,並不非是摩天輪真的出故障了。

要真是這樣的話,那他們的運氣也太好了點吧。

人生第一次坐摩天輪,就碰上這種事了。

“真的是這樣嘛?”曼文依然是一臉慌張的表情。

李威對著她笑著點了點頭:“放心吧!這麼大的摩天輪,平時的客流量那麼大,不可能不檢修的。我想,應該就是在製高點停留,讓我們可以多看一下夜景。要不然,一次十五分鐘到半個小時,光是轉動的話,根本不需要這麼久的。而且,剛纔我買票的時候,買票的大姐明明說了,一張票坐一圈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曼文這才放心了下來。

“嗯,我相信威哥說的。”

隨後,李威便繼續摟著曼文,一起俯視起了夜景來。

還彆說,這夜景挺美的。

“威哥,那手測還要繼續嘛?”

靠!這個時候,曼文突然對他問這些,聽的李威立馬就來精神了。

“這裡的環境挺好的,也特彆的安靜。要不,我繼續幫你手測一下?”

李威對著曼文笑著看了過去,說道。

“嗯,好。”

曼文微低著頭,嬌羞的的應了聲,側臉瞬間就紅了起來。

很明顯,她想到了彆的。

李威見曼文都做好準備了,便對著曼文伸手過去了。

現在冇有彆人過來了,可能會讓李威和曼文在摩天輪上坐久一些。

弄不好,光是停在製高點,就能停十幾二十分鐘。

這個時間,對於彆的來說可能有點不夠用,但手測她大長腿到底胖了還是瘦了,那絕對是夠用了。

而這一次,李威手測的軌跡和剛纔又不一樣了,整的曼文臉羞紅的越來越厲害了。

曼文為了控製自己的情緒,她一直盯著窗外的夜景看,強行控製著自己這一刻的情緒。

隨著李威手測的軌跡由淺入深,曼文最終還是破防了。

讓李威不知所措的是,曼文突然轉身對著他,雙手緊緊扣住了他的脖子,然後對著他強吻了過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