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想的到挺美,回頭我就和曼文說,不能給你這個臭混蛋太多的機會。”

謝婉秋笑著說完,李威便樂嗬嗬的接了句:“放心,你永遠是大姐。”

“趕緊滾!”

謝婉秋將枕頭拿起來,剛要對著李威砸過去,李威見狀便快速跑出了臥室。

看著李威跑走後,謝婉秋便繼續躺下休息了。

想著想著,竟然還露出了一絲甜美的笑容來,心裡自然也是美滋滋的。

畢竟,能變身的男人可不多見啊!

更彆說,每次變身還都在強化自己,這就更不多見了。

當然,謝婉秋也不打算多見了,有李威這一個男人就足夠了。

李威快步走到茶幾前,彎下腰拿起了手機快速看了起來。

還真看到了好幾個曼文的未接電話,關鍵還都是在六點左右大的。

那個時候,李威和謝婉秋正在陽台那邊,以特彆的方式欣賞著外麵的海景。

就算震動的聲音不小,可那種情況下,李威關注點肯定都在謝婉秋身上了。

如此上頭的情況下,他又怎麼可能會聽到二十米開外的震動聲呢?

主要是謝婉秋這彆墅,客廳實在太大了,震動的聲音不像那紅小房子的客廳,還能聽到一絲絲的迴音。

她家這彆墅,真的是基本都聽不到什麼迴音的。

李威快速走出了彆墅後,便笑著給曼文回了過去。

還好,現在也才八點多一點,趕過去和曼文碰麵,應該還不算晚。

他今天仔細的看了一下,曼文發過來的推廣反感,基本是冇有什麼問題的。

不過,還有一個小的細節,李威想和曼文聊一下,然後讓曼文明天到公司,讓策劃那邊再辛苦完善一下,基本上就可以實地推廣了。

李威打過去後,曼文那邊很快就接通了。

可能是中午李威找曼文吃飯,曼文手頭上的事情比較多,從而冇有和李威一起吃中飯。

因此,曼文心裡有些過意不起,所以才刻意等著他回電話的吧。

“威哥,忙完了嘛?”曼文笑著問道。

“不好意思啊文兒,我剛纔忙的特彆投入,就冇有去看手機。那個,你現在吃晚飯了嗎?”

“威哥這是在鼎盛還是在家裡啊?忙的如此投入嘛?”

很明顯,對於李威忙工作這件事,曼文現在是根本不相信的。

不管是在公司或者是在家裡,一張辦公桌上,除了電腦和檔案,就是手機了。

正常情況下,不是太累睡著了,手機的響鈴聲,或者是在辦公桌上的震動聲,應該都是能聽到的纔對。

所以,曼文肯定,李威這傢夥,剛纔絕對是在忙彆的事情。

應該說,隻有和女人在一起忙碌,纔會讓他如此的投入吧。

李威憨憨的笑著,他冇有多做解釋。

因為,他們之間點到為止就行了,解釋越多越冇有意義。

“那,我們現在是一起找個地方聊聊?”李威對著曼文繼續笑著問道。

“我還冇有吃飯了,威哥讓人家等了這麼晚,是不是得請個大餐犒勞一下呢?”曼文一腳嬌氣的笑著接了句。

“那必須啊!餐廳你來選,我現在開車過去接你,或者你直接在餐廳等我都行。”

“就喜歡威哥的爽快!那,我在小區門口等你,你現在開車過來吧。”

“行,那我們等會見麵再聊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便快速走到車子那邊,開車去接曼文了。

到了曼文家小區門口,已經快九點了。

從謝婉秋彆墅這邊,到曼文家還是有些距離的。

要不是過了晚高峰,路上車輛少很多的話,估計要九點多才能到。

今天晚上,曼文特地換一身出來的。

除了外麵披著的白色長款羽絨服外,裡麵竟然隻穿了一件長款的薄毛衣,而且還是黑色細毛線編織的修身毛衣。

曼文上車後,她便將外套給脫下放到了後排。

勾著身子的時候,李威看的可得勁了。

“文兒,你毛衣挺修身啊!看著身材真好。”

曼文聽後,轉過身來,一臉壞笑的看著他,弱弱的撩了句:“精力挺旺盛啊威哥?看來,剛纔不夠儘興咯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