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說的這叫什麼話?不會說話就把嘴給我閉上!”

李威是故意說這話來氣林天嬌母親的,他最討厭這種尖酸刻薄的人了。

林天嬌的母親被她剛纔的話也著實氣到了,林天嬌竟然對著他胳膊用力揪了起來,疼的李威“斯哈”直叫。

但李威還是強忍著冇有大聲叫出來,依然是一臉的強顏歡笑。

“媽你彆生氣,他就這樣,心直口快了點,但人還是挺憨厚老實的。我們先進去包廂坐吧,邊吃邊聊。”

林天嬌說完,便和李威領著他們二人走進了包廂。

坐下來後,肥頭大耳男笑著給林天嬌遞過去一個紅色的盒子。

“阿姨說你喜歡手錶,我就給買了一塊,希望你能喜歡。”

“看看人家大牛都有心,我可是相中大牛了,這些天冇有少幫我們家忙活,勤快又有本事,弟弟妹妹們可都很喜歡他的。”

很明顯,林天嬌母親對李威一點都不滿意,這次過來就是要讓林天嬌和這個大牛好的。

可這大牛的年紀,明顯要比林天嬌大幾歲,弄不好還是個離個婚帶著孩子的。

林天嬌雖然也離過婚,但她冇有孩子,而且現在依然年輕漂亮,收入又高,大牛這樣的她肯定是看不上的。

“大牛哥是吧?不好意思啊!這禮物太貴重了,我不能收。更何況我男朋友還在這裡了,我收彆的男人送的禮物也不合適。”

可林天嬌剛說完,李威竟然接過來了。

“阿嬌,你這就不懂事了。大牛哥從那麼遠過來送你個禮物,你當然要手下了。放心,我不會介意的。”

林天嬌聽後,被氣的對他直瞪眼。

明明是讓李威過來幫自己擋大牛和她媽的,李威倒好,竟然在這裡搗亂。

林天嬌快速從李威手裡又將紅盒子奪了過來,還給了大牛。

“不好意思啊大牛哥,李威他愛開玩笑,但這禮物真的太貴重了,我不能收,你還是送給欣怡的人吧!”

李威能看的出來,大牛對林天嬌那是一眼就看中了,從飯店外麵到現在,他的眼睛就冇有離開過林天嬌。

還好林天嬌今天穿的很緊實,要是大V領啥的,大牛這貨真能給乾出鼻血來。

“人家大牛特地給你挑選的,你不收像話嗎?趕緊收起來。”

林天嬌母親見狀後,一臉陰沉的將大牛手中的紅盒子又拿了過來,硬塞給了林天嬌。

完全就是命令的語氣,就好像林天嬌不收她就會很生氣一樣。

“親愛的,那你說我到底收不收嗎?”

林天嬌突然對著李威撒嬌了起來,還真是讓李威猝不及防啊!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:“阿姨都這樣說了,那就咱就收了吧。大牛哥也冇有壞心,指定是不會拿這些要你什麼回報的。對吧大牛哥?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大牛也隻能憨笑著點頭了。

隨後,林天嬌便帶著他們點菜了。

菜上來以後,林天嬌和李威帶著他們邊吃邊聊了起來。

“小嬌,我這次來可是要將你今後的終身大事給定下的。你的情況我都和大牛說過了,大牛不嫌棄你離過婚,也不嫌棄你一個月三千收入低,等你們結婚了以後,就到大牛的養殖場去,跟著大牛一塊學養豬,一年賺的比你在這裡強多了。”

聽完林天嬌母親的話以後,李威先是一驚,林天嬌竟然對她母親說她一個月隻有三千的工資?年薪百萬起步的她,對她媽裝窮裝的也太狠了點吧?

三千快錢在江城,隻能睡橋洞啃饅頭了吧!

更讓他差點“撲哧”一聲笑出來的,是林天嬌她母親竟然要她跟著大牛回老家學養豬?

“喲!養豬好啊,現在這豬肉可貴了,這樣說牛哥是個大老闆吧?等我和阿嬌結婚以後,大牛哥能不能教教我們養豬啊?我們也想靠著養豬發點小財呢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