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這個老騷包,對著謝婉秋說完,竟然又開始上手了。

謝婉秋輕輕對著他右手手背打了過去,笑著罵道:“臭很淡,彆鬨,我很餓。你要是不餓的話,就到沙發那邊看看電視去。”

“電視哪裡有你好看啊!我就算不餓,也想坐著近距離的欣賞你的盛世美顏啊!”

“再貧我可真動手了啊!”

見謝婉秋笑著舉起了手來,李威便秒慫的灰溜溜跑開了。

走到沙發前坐了下來,翹著二郎腿,哼著小曲,美滋滋的打開了電視。

謝婉秋一邊吃著李威做的美味佳肴,一邊對著李威笑著看了過去。

“這個臭混蛋,看個電視還挺美的。”

對於李威剛纔在車上和她說的那些話,謝婉秋現在想想,便也覺得很有道理。

天啟現在,的確是很被動的。

要是鼎盛真的倒下了,那天啟彆說是在國際上的市場了,就是在九州可能都會被搶走一大半。

畢竟,國外的最新晶片,將在三個月以後,搭配成品新機在九州全麵上市了。

雖說天啟也有全新研發的自主晶片,而且功能並不輸國外巨頭們的最新晶片。

可現在的問題說,天啟現在還冇有進軍九州的下沉用戶。

要是被東耀給吃掉了九州的下沉用戶市場,等到凱門龍這些國際巨頭,和天啟廝殺的時候,天啟可是一點退路都冇有了。

所以,她得將李威的話轉述給任天行,然後安排他和李威儘快見麵。

最起碼,他們要好好聊一次才行。

這樣的話,謝婉秋心裡纔會踏實。

就在李威無聊的一直換台的時候,突然一條新聞吸引住了他。

李威停止了換台,認真的看了起來。

這是一條有關積水的新聞,而且是九州西南山區那邊的。

最近雨水特彆的多,不知道是不是春天要來了。

可春雨是細雨綿綿的下,九州西南山區那邊,卻是傾盆而下。

而且,未來很可能還要持續。

如果積水過多的話,最容易出現的就是泥石流。

而這樣的結果,將會導致很多後果,好比學校被沖塌,房屋被沖垮等等。

看到這個新聞以後,李威突然想到了一件事,就是公益。

當然了,這些麵前隻是官方報到,並冇有發生意外。

所以,李威也隻是認真的看了一下而已。

看完這條新聞以後,李威便又開始不停的換台了。

而這時,謝婉秋剛好也吃飽喝足了。

她見李威一直在不停的按照遙控器,心想這傢夥肯定是無聊了,

便對著李威笑著走了過去。

可當她走到李威麵前,笑著看向電視的時候。

巧合的一幕發生了,李威正好換台到了動物世界,還是萬物復甦的畫麵。

看到這一幕的謝婉秋,頓時便收起了笑臉,嫌棄的盯著他說道:“你還真是夠無聊的!怎麼,現在都開始從動物身上找靈感,和尋求突破了?”

被謝婉秋這樣一說後,李威一臉尷尬的看著她,憨笑著快速解釋道:“我說我是碰巧換台到這裡的,你信嗎?”

“得了吧!就你這臭德行,我纔不相信你的鬼話了。這個台,的確很合適你的。”

謝婉秋一邊說著,一邊貼著李威坐了下來。

李威見狀後,便伸手將她給摟了過來。

“你還彆說,不管是動物還是人,很多方麵還都是想通的。通過動物的生活習性,我還真能找到一些靈感和突破瓶頸的方式,你要不要見識見識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