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一陣吐息過後,李威便一臉壞笑的對著謝婉秋看了過去。

曾幾何時,不管是李威還是謝婉秋自己,應該都不會想到這一刻的她,能變的如此精湛吧!

李威現在腦海中,還能想到第一次見到謝婉秋的場景。

當時給李威的第一感覺便是,這個女人實在太他媽的驚豔了吧。

如果能細嗅一次,他這輩子感覺都值了。

可現在的謝婉秋,竟然在李威的治療加調教下出師了。

所以說,乾坤未定,一切皆有可能。

夢想還是要有的,萬一實現了呢?

就在李威美滋滋的盯著謝婉秋看的時候,謝婉秋嘟囔著嘴對著他看了過來,一臉的嫌棄表情。

李威見狀後,趕忙對著她遞過去了紙巾,心想這下完蛋了。

看謝婉秋這氣勢洶洶的眼神,他等會肯定是要被揍了。

謝婉秋接過紙巾後,李威憨笑著快速解釋道:“剛纔看著你的美,我走神了,一下就冇有把持住。你應該不會生氣吧?”

“混蛋!你就是故意的!”

謝婉秋一邊喝著礦泉水漱口,一邊對著李威氣呼呼的罵道。

隨後,她便在副駕上坐好了。

李威被謝婉秋罵已經是家常便飯了,更何況剛纔的確是他走神了,被謝婉秋罵的也不算冤。

李威憨憨的笑著,繼續對著她關心的問道:“怎麼樣,徹底放空了嗎?”

就算這SUV的車空間足夠大,可對於他們兩個這身高來說,還是小了。

所以,李威陪謝婉秋放空的時間並不長,差不多一個小時。

“還行吧!我餓了,送我回家吧。”

李威聽完謝婉秋的話後,對著她輕笑的提醒了句:“你餓了,我們不是應該先找個餐館吃飯嗎?等你吃飽喝足了以後,我再開車送你回家啊!”

“我想回去刷個牙!”

謝婉秋氣呼呼的繼續瞪著李威,李威聽後竟然冇有忍住的“撲哧”一聲笑了起來。

“混蛋!你還好意思笑是吧?”

謝婉秋罵完,便對著李威右胳膊用力揪了起來。

這女人就算是餓了,揪他的力道依然挺大的。

可被謝婉秋這樣揪,他也隻能忍著。

麵對這個女人,他現在還真是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現在他和謝婉秋之間,可是和之前大不一樣了。

之前,他們是有契約的,他是在幫謝婉秋治療。

可現在不一樣了,謝婉秋的寒宮疾病已經被他治癒了。

而謝婉秋,也承認自己是他的女人了。

所以,對於自己的女人,李威可是願打願罵的。

“女王,我錯了,求放過。”李威憨笑著快速求饒道。

看著李威這一刻的臭皮樣子,謝婉秋竟然也樂嗬的笑了起來。

“臭混蛋!趕緊開車送我回家!”

謝婉秋笑著罵完,便轉身了過去,對著窗外的風景看了起來。

而她的心裡,也在美滋滋的想著和李威的一切。

她從來都冇有想過,自己竟然會被一個男人如此的馴服。

這個男人,竟然還是個臭混蛋!

如此冷傲嬌慢的她,麵對李威的時候,竟然想依偎在他的懷中,靜靜的當他的小女人。

或許,真就是命中註定吧。

李威一邊開車帶著謝婉秋回家,一邊對著她認真的說道:“國外科技巨頭們,對九州的科技圍剿差不多要開始了。鼎盛那邊,年前存了一大批高價晶片,而周濤竟然是東耀收買的臥底。接下來,我要好好幫鼎盛化解這次危機了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謝婉秋一臉嚴肅的看著他,問道:“你打算怎麼做?”

“我找了曼文幫忙,她們公司主打明星和大網紅代言,對下沉用戶還是很有把控力的。”

“這麼短的時間,就和曼文合作上了?你們僅僅隻是合作?”

李威聽後,一臉壞笑的側身看了她一眼,撩道:“難不成,你還想多她這個妹妹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