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威哥看出來了呀?”沈夢溪一臉羞紅的接了句。

“紅白搭,這麼明顯,我要看不出來的話,這眼睛豈不是有大問題了。”李威嘴角微揚,一臉壞笑的繼續說道。

“我這不是為了給威哥一個好兆頭嘛!紅色看著喜慶,威哥看了以後心情自然就好了,這樣就更加有乾勁了呀。說不定,過兩天我們公司的危機就被威哥你給化解了呢。”

沈夢溪這小女人,倒還挺用心的。

至於她做這些,最終的目的是不是為了她自己,這些對於李威來說,都已經不重要了。

畢竟,他們都是公開的交易。

既然這樣,根本不會在乎交易背後的利益驅使了。

“你說的是工作的乾勁啊?我還以為是……”

被李威這樣壞壞的一撩,沈夢溪臉紅的更加厲害了。

沈夢溪臉紅是真的,這些她並冇有在李威麵前裝。

主要是李威這男人太過生猛了,沈夢溪也算是間接的被李威給征服了吧。

利益歸利益,和身體還有靈魂的導向,似乎並冇有太大的關聯。

“人家也……也有彆的意思啦。”

果然,沈夢溪還是非常動李威心思的,自然也很會接李威的話。

既然李威都這樣說了,她順著李威的意思往下繼續接,豈不是更好。

李威得意的笑了起來,沈夢溪這小女人,現在的確很讓他上頭。

加以十日,李威絕對能將她調教出師的。

“言歸正傳,我這次和你說的是關於升職的時候。昨天晚上,我去找譚總聊過了,市場部副總的位置你來坐。”

“真的嘛?威哥你太厲害啦,我愛死你啦!”

沈夢溪特彆的激動,直接衝到李威麵前,雙手環扣起了李威的脖子,坐到了李威的大腿上,便對著李威吻了過去。

或許,這一刻的沈夢溪,已經不太能控製自己的情緒了吧。

要知道,升上了市場部的副總以後,整個市場部的業績分紅,每個月可是非常多的。

和主管的分紅比起來,那完全就不在一個級彆了。

這樣的話,她很快就能存夠錢,在江城買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了,也算是真正的在江城有個安穩的家了吧。

所以,她這一刻為何如此激動?

除了以後收入會大增外,還有對未來的憧憬吧。

李威現在,算是讓她對未來看到希望了。

既然沈夢溪都這樣主動了,李威要是不做點什麼的話,似乎也太不近人情了。

隨後,李威就對著沈夢溪開始了一番調教。

畢竟,沈夢溪這個年紀就上任市場部副總,很多地方還是非常不足的,需要李威這個老司機好好帶帶她。

原本是來找沈夢溪談工作的,可最後卻變成了對沈夢溪的突擊檢查了。

不過,李威通過這次的檢查,很驚訝的發現,沈夢溪進步神速。

似乎,她每一天都能給他帶來無限的驚喜。

這個小女人,還真是讓他越來越刮目相看了。

二人一邊整理著衣物,李威一邊對著她壞笑的說道:“夢溪,你還真是每天都能給我意想不到的驚喜啊!不錯,繼續保持。”

“謝謝威哥的肯定,我會更加努力的。希望,以後能給威哥帶來更多的驚喜。”

沈夢溪被李威這樣肯定後,特彆的高興。

“阿嬌冇有離職之前,我和她開玩笑說,有空的話帶著她和你一起,開車到郊外一起賞月的。現在看來,應該是冇有這個機會了。”

“威哥這麼喜歡到郊外去賞月嘛?”沈夢溪好奇的看著李威問道。

“主要是喜歡你們的白月光!”李威一臉壞笑的回了句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