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說的好像你這個身板,大叔就弄不散架一樣。”

靠!被米琪這樣一說,整個空氣頓時都凝固了。

李威原本是不尷尬的,可被米琪這樣一說,他頓時也尷尬了。

米琪這屬於是傷敵一千,自傷兩千的節奏啊!

就連大妮子這個老汙婆,被她這樣一說,臉都開始微紅上了。

雖說米琪的話並冇有得到證實,可當著李威麵這樣說,她自然也有些難為情的。

“彆瞎扯了,你們三個進去早點休息吧。我現在送瘋丫頭回家,隔天再約。”

李威見氣氛有點不對後,便對著大妮子他們笑著說了句。

“大叔再見!”大妮子對著李威笑著擺了擺手,依然是大大咧咧的性感,並冇有因為米琪的話而生氣。

其實,米琪也是知道大妮子是個老汙婆,剛纔故意那麼說的。

平時李威不在的時候,她們聊的話題更汙,更勁爆!

今天晚上,她們都算是給李威麵子收斂了。

要不然,恐怕都能將李威給聊興奮了。

“威哥再見!琪琪再見!”琴子對著李威他們笑著說道。

“威哥再見!”小北也對著他們笑著擺了擺手。

隨後,三人便走進了生鏽的鐵房子裡。

李威帶著米琪上車後,便也開車離開了。

“瘋丫頭,你剛纔對大妮子那樣說有點過了啊!就算開玩笑,也不能那樣冇有分寸的。”

李威一邊專心開車,一邊對著米琪提醒道。

“得了吧!你是不知道我們平時是怎麼聊天的,這都算給你麵子收斂了好吧。怎麼了臭大叔,看上我們家大妮子的好身材啦?要不,改天給你兩創造一下機會?”

米琪這個瘋丫頭,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!

“你還真是什麼話都敢說啊!”

李威樂嗬的笑著,繼續看著前方認真開車了起來。

雖說大妮子身材的確很傲人,可她畢竟是米琪的鐵閨蜜,這樣做肯定是不合適的。

至於以後會怎麼樣,李威也不想去多想,至少現在他還是很正經的。

漸漸的,米琪竟然一臉惆悵了起來。

“臭大叔,你怎麼纔回來呀?不是說初六就回江城的嘛?”

聽完米琪的話後,李威見她語氣不太對勁,便轉身對著她看了一眼,好奇的問道:“你有什麼事嗎?”

米琪對著李威盯著看了過去,輕輕歎了口氣。

“就是可能會有好長一段時間看不到臭大叔你,我怕我會想你咯!”

“你要離開江城?”李威好奇的追問道。

其實,李威現在已經開始懷疑米琪的家庭背景了。

按照每次送米琪的小區來看,的確是一般般,在江城算不上富有。

可今天見到大妮子、琴子還有小北後,他覺得米琪身邊的這些朋友都太不一般了,完全就不像她說的那樣。

上次那單捐贈到山區的機器,米琪說那個富二代閨蜜,是從小和她在江城一起長大的。

這個,李威倒也相信了。

畢竟,江城這些年的發展非常的快,以前她們一個小區也有可能。

可小北的那些高階設備,明顯就是一個富足家庭才能玩的。

還有大妮子的穿著,戴著的名貴手錶,以及她那大大咧咧的性格,氣場還特彆的足。

那些,很明顯是從小到大,受到環境熏陶出來的。

琴子雖說穿著樸素,不愛言談,可李威從她身上,也看到了貴族的影子。

米琪這個普通人,身邊全都是大佬級的閨蜜好友,這他媽是不是太戲劇化了點呢?

所以,通過這些判斷,外加米琪現在說的話,李威猜測她可能要離開江城一段時間。

“嗯,我要出國留學兩年半。大叔,你會想我嗎?”

“這話說的,必須想啊!那兩年半以後再見到你,身材是不是也像大妮子那般誘人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