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當譚輝聽到李威這樣說後,表現的特彆差異。

很明顯,譚輝讓這個朋友家兒子上任的,並不是市場部的主管。

對於一個海歸來說,鼎盛這種公司的市場部主管,正常來說是看不上的。

如果要是天啟和凱門龍的話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

“市場部主管?”譚輝眉頭微皺的看著李威。

李威笑著點了點頭:“對啊!我看了簡曆,我覺得您朋友的兒子,很合適主管這個位置。難不成,您想讓他從基層員工做起?”

被李威這樣一問,譚輝也有點尷尬了。

按照他對李威的瞭解,李威的理解能力絕對不止這些。

所以,譚輝知道李威是故意這樣說的。

從李威說的這幾句話中,還可以得到另外一個資訊,就是市場部那邊的負責人和副總兩個位置,他已經想好人選了。

現在這個節骨眼,譚輝可不太敢得罪李威。

先是劉麗麗走了,然後是林天嬌,接下來又是周濤。

現在,能幫鼎盛度過這次難關的,已經冇有什麼人可以用了。

所以,在這個時候,譚輝隻能和李威商量,他不敢獨斷獨行的。

要是鼎盛這次危機不解決,他可就有大麻煩了。

鼎盛背後的股東們,肯定是不會輕易放過他的。

畢竟,這件事是他和周濤私下決定的,一切後果自然是由他獨自來承擔了。

周濤已經被他給放跑了,出了事也隻能他一個人獨扛了。

現在,譚輝也想到了,自己被李威擺了一道。

之前李威為了試探出周濤是不是東耀的臥底,才讓王欣怡誤將高層的私密資訊,直接發到公司總群的。

這樣做,周濤便直接被炸出來了,最後周濤也按照他們原先計劃的,主動站出來背鍋離職了。

可譚輝當時冇有想到的一點是,周濤這麼順利的主動離職了,但危機並冇有被解決。

也就是說,這個危機到底能不能被解決還是個未知數。

而他,依然會麵臨被幕後股東們治罪。

要是周濤還冇有被踢出局的話,他還可以有彆的選擇,現在他已經彆無選擇了。

“這樣說,你心裡也有人選了?”譚輝對著李威笑問道。

既然譚輝都這樣問了,李威也隻好直接說了。

“譚總覺得我怎麼樣?”李威看著譚輝笑著反問道。

“你?”

譚輝先是眉頭微皺的驚訝著,很快卻又樂嗬的笑了。

“你當然冇有問題了!市場部那邊全權交給你的話,我自然是非常放心的。”

聽完譚輝的話後,李威對著他笑著補了句:“譚總,我是說兼任市場部負責人,不是獨任!”

很明顯,譚輝剛纔的是意思,是想等李威去市場部任職以後,運營這邊空出來了,他在將朋友的兒子安排過去。

可被李威這樣一說,譚輝臉色立馬就陰沉下來了。

“你想兼任?那市場部的副總呢?你該不會想讓小沈上任吧?”

按照李威剛纔說的那些來分析,應該就是這個意思了吧!

“譚總,我覺得您可能誤會什麼了。對於市場部那邊的負責人,我並不感興趣。不過,當前我們要以大局為重,得先將這次危機解決了才行。一個新人過來,您覺得我們有這麼多時間留給他適應嗎?職場,可是非常講究團隊合作的。但首先,得是熟悉的團隊,合作起來才更高效。您覺得呢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