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?威哥想去那裡考覈我嗎?”沈夢溪表現的很驚訝。

或許,她是有些不太能放開吧。

到時候,表現的不夠好,李威考覈起來肯定也不會很滿意的。

李威見沈夢溪反應很大後,便對著她笑著接了句:“逗你的!彆緊張,坐吧,我們聊點正事。”

雖然李威這樣說,但沈夢溪又不傻,她心裡還是很清楚的。

如果李威真的不想去那些地方考覈她的話,也不可能會這樣說的。

對於李威,她雖然接觸的時間不長,可還是很用心在瞭解的。

沈夢溪走到李威對麵的椅子上坐了下來後,便對著李威一臉羞紅的弱弱說了句:“隻要威哥喜歡,我都可以的。”

李威聽後,自然也非常的滿意了。

他樂嗬的笑了笑後,便漸漸認真了起來。

“我已經和傳媒公司談好合作了,等那邊的推廣方案出來以後,我點頭了就可以安排推廣了。所以,市場部這邊,也得行動起來了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沈夢溪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了。

“嗯,我知道了威哥,我會儘快開展工作的。”沈夢溪笑著接了句。

“老周離職了,阿嬌也離職了,現在市場部這邊就隻剩下你管事了。可你現在的職位還是個主管,很多分銷商那邊,肯定是搞不定的。所以,我準備和譚總那邊說一聲,讓你先上任市場部副總。”

“威哥,我怕……”

“放心,我可以兼職做這邊的負責人。有我帶著你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”

李威知道沈夢溪想說什麼,她雖然很想當市場部副總,更想當市場部總負責人。

可往往當這些都成真以後,她卻又開始膽怯了。

一是因為年輕,而是對高層的把控,心裡還冇有太大的底氣和經驗吧。

這段時間很關鍵,李威自然也不會冒險將這一切全權交給她的。

一旦被沈夢溪搞砸了,那他可就非常蛋疼了。

“嗯,有威哥帶著的話,那我就什麼都不擔心了。”

沈夢溪是一個將所有的目的,都儘可能的表露出來的女人。

這樣的女人,其實非常的好控製。

而且,一旦真正的控製住她了,還是非常乖巧聽話的。

這一點,李威現在非常的肯定。

主要還是因為年輕,對年輕女人的把控,無非就是物質和虛榮心。

當然,這兩者是有關聯的,也是可以獨立分開的。

職場的年輕女人,大多數追求權力的,最終的目的還是為了物質和虛榮心。

隻要能保證給足她們想要的這些,一切就都可以順利把控了。

隨後,李威又和沈夢溪聊了一些細節。

差不多五點半的時候,李威便起身準備離開她的辦公室了。

“威哥,這都快要下班了。要不,晚上我請你吃飯吧?”沈夢溪對著李威笑著說道。

“今天晚上就算了,我得先去找譚總談一下。改日吧!”

聽完李威這話後,沈夢溪臉更加羞紅上了。

“威哥你真直接!”

被沈夢溪這樣補了一句後,李威便也知道她想什麼了。

“男人直接點好!難道,你不喜歡像我這樣說乾就乾,爽快的性格?”

這話說的,直接給沈夢溪整的都不好意思盯著他看了。

“我……我當然喜歡呀……”

“夢溪,我和你聊性格了,你臉怎麼這麼紅啊?該不會是想到彆的了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