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明知故問!不理你了,壞蛋!”

曼文對著李威輕輕打了兩下後,便一臉羞紅的快速跑來了。

李威見狀後,又樂嗬嗬的笑著追了上去。

隨後,他們便沿著人工湖走了一圈。

還好這人工湖的一圈是相通的,要是不相通的話,他們可就要原路返回了。

因為,這種地方打車都不太方便。

主要是他們今天吃飯的地方,並不在江城的中心地段,而是偏外郊了。

這個人工湖濕地公園挺大的,李威和曼文走完一圈回到車上以後,全身都出汗了。

不知道的,還以為他們在公園裡做劇烈運動了。

“文兒,你將高跟鞋脫了,讓腳好好休息一下。”李威對著曼文關心的說道。

“不怕我腳味道太大熏到你啊?”曼文笑著說道。

“我又不是冇有聞過,挺香的。”李威笑著接了句。

曼文聽後,甜美的笑了笑,便將高跟鞋脫下了。

隨後,李威便送曼文回到了今天吃飯的地方。

因為曼文的車還在那邊,他要送曼文回到那邊開車回公司。

到了今天吃飯的地方後,李威便和曼文分開了。

開車回到鼎盛以後,李威剛準備下車進大廈,王欣怡的電話便打過來了。

李威笑著接通道:“怎麼了欣怡?”

“威哥你在哪裡呢?我……”

見王欣怡說話吞吞吐吐後,李威便覺得有些不太對勁了。

“我剛到公司樓下,現在準備上去了。你怎麼了?”李威眉頭微皺追問道。

“昨天被我咖啡弄臟衣服那男的,我們現在在樓下又碰上了。他說,說衣服他洗好了,要我給他轉一萬的洗衣費用。”

“一萬?這孫子他媽搶錢啊!你們現在在大廈的餐飲區嗎?”李威聽完王欣怡的話後,直接就怒了。

昨天那個西裝男,他看到第一眼就感覺不想好人,果然過混蛋的!

應該是覺得王欣怡比較好說話,所以纔敢這樣宰她的吧?

就他那破衣服,新的最多四位數就不錯了。

“嗯,我們在裡麵的快餐店二樓。”

“好,我知道了,你等著我。”

李威快速掛完電話,便下車小跑了過去。

快餐店在大廈餐飲區的最裡麵,雖說生意比較火爆,可這個點那邊是冇有什麼人的。

而且,那邊不像奶茶點,或者是拉麪館這些,可以隨時做吃的。

李威好奇,王欣怡怎麼會跟著西裝男跑到那邊去了?還是在二樓!

快步小跑到了快餐店後,李威便又匆匆忙忙的上了二樓。

主要是剛和曼文,在濕地公園走了兩個小時,現在又這麼跑,的確有點累。

他快速調整呼吸,很快便看到了王欣怡和西裝男。

隻是讓李威驚訝的是,這邊除了王欣怡和西裝男外,竟然還有三個穿著西裝的年輕男人在?

很明顯,王欣怡是被他們強迫到這邊來的。

還好王欣怡現在看著冇事,要不然李威可是會暴走的。

王欣怡是他的私人助理,他都捨不得欺負,這幫雜碎自然更不可以了。

“看樣子,這是刻意等著我過來了啊?”李威對著西裝男他們冷笑著說道。

從西裝男他們四個的整體來看,李威感覺他們是做期貨的,應該就是這裡某家期貨公司的員工。

做期貨的公司,一般都喜歡招年輕人,不管是男的還是女的。

而且,對顏值和身高這些也都是有要求的。

至於學曆,倒並冇有什麼要求。

說白了,就是讓他們能正常拿單就正常拿,不能就非正常拿單。

總之就一句話,利用起自身的一切拿單。

李威在這座大廈這麼多年,對整個大廈的公司分佈也是挺瞭解的。

除了做期貨的三家公司,一般冇有多少員工是如此年輕,又西裝革履。

最重要的一點,這些人眼神看著都有點邪性,很明顯一個個目的性都特彆的強。

當然,這些也是通過一段時間培訓的。

“孫子,你他媽不是說她是你妹妹的嗎?老子看,她是你情妹妹吧?”西裝男對著李威直接開罵了。

“老子跟他什麼關係和你有蛋關係啊?聽說,你這破西裝,乾洗一次要一萬塊?這錢,我給你,你敢要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