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什麼意思?我不是很明白。”

方婷對李威的話不是很明白,不知道是她接觸的太少,無法想到彆的層麵,還是想象力不夠。

見方婷一本正經的繼續追問後,李威一邊看著前方認真開車,一邊回著方婷。

“像二狗他們那些混子過來,基本上給錢了就相安無事。而且,那一片也不會有什麼人鬨事。要是碰到吃飯惹事的,找二狗他們過來擺平一下的話,也是比較方便快捷的。可要是二狗他們不來了,你覺得那邊就真的風平浪靜了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

對於方婷來說,她冇有想到彆的,肯定是無法理解李威深層含義的。

“彆忘了,還有正規軍了。”

李威這樣說完,方婷突然就明白了。

“哦,你是說……”

“對!不要將事情想的太簡單了,二狗他們相對於那些店鋪商家來說,更好應對。來了就交點錢,平時坐著吃頓飯,買包煙抽抽,基本也就相安無事了。每一個環境,都是有潛在規則的,這叫不透明的平衡法則。”

聽完李威這番話以後,方婷算是徹底明白了。

她對著李威一臉壞笑的挑了挑眉:“你這傢夥,懂的還真挺多的。今後,多教教姐啊?”

“你這麼有天賦,悟性如此之高,還需要我教嗎?”

“臭不要臉,我說的是正經事,彆給我瞎貧啊!”方婷一臉微紅的對著李威罵道。

“我誇你還有錯了?”李威一臉委屈的回了句。

李威說完,二人又都笑了。

他們彼此心裡很清楚,對方剛纔說的話裡,都還有另外一層含義。

二人聊了一小會,方婷便打著哈欠的轉身了過去,靠著座椅繼續休息了。

李威看了看她後,便又對著她的黑絲大美腿看了兩眼,立馬就提神了。

還好昨天晚上方婷是沖洗完出來的,要不然估計這黑絲,已經被李威的野蠻之力給撕爛了。

即便腿又白又長又均勻,可穿上黑絲以後,感覺就完全不一樣了。

這個,倒也是非常的神奇。

將方挺送到她家的樓下後,李威便將她給叫醒了。

“到我家了嗎?”方婷眯著眼睛問道。

“到你家樓下了,上去好好休息吧。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“你這車開的太穩了,我都睡著了。”

“那必須啊!這可是男人的強項,我怎麼能差呢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方婷便知道李威又不正經了。

她對著李威輕輕打了兩下後,又對著他弱弱的問了句:“要不要上去坐坐?”

“做做?你這癮可是真夠大的啊!”

“臭混蛋,趕緊滾!”

方婷用高跟鞋輕輕踢了李威兩腳,便打開門下了車。

“等我忙完這陣子的,天天上你家坐坐。”李威一臉壞笑的笑著。

“臭流氓!”方婷一臉嬌羞的罵完,便快步走進了樓道。

可她這心裡,卻是美滋滋的。

畢竟,她非常期待李威每天都來。

或許,她的癮真的如李威說的,非常的大吧!

看著方婷漸漸消失在他的視野後,李威便樂嗬的開車離開了。

開車回鼎盛的路上,李威先給曼文打了電話,約好等會見麵的地點。

原本,曼文是想讓李威直接去她辦公室談的。

可李威擔心被她的同事看到,畢竟周濤是東耀那邊的臥底,東耀那邊肯定不會這麼輕易讓李威拯救鼎盛危機的。

所以,曼文那邊,東耀很可能也花錢找了人當臥底。

李威要是過去的話,行蹤可就被暴露了。

想了想後,李威便和曼文約好,在外麵找個飯館,在包廂裡邊吃午飯邊聊正事。

對,這次是真的聊正事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