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我需要嗎?”李威對著方婷笑著反問道。

“你不需要嗎?”方婷又跟著接了句。

“我定力超強的!”李威一本正經的繼續說道。

“事前定力強,還是事後定力強呢?”

靠!方婷這女人,被她這樣一撩,李威還真有些不太淡定了。

“大爺,等會我需要的話會下來的。”

李威對著身後的大爺笑著叫了聲,便摟著方婷上樓了。

這家民宿一共有四層,而且還冇有電梯。

不過還好,李威他們的房間是在二樓的,靠近樓梯口。

李威上學的時候,並冇有在這一片的民宿住過,按理說大爺不應該認識他纔對。

難道說,大爺是有意在幫他?其實這裡並不是隻有一個空房間。

當然,也可能是這邊靠樓梯太近了,怕聲音被外麵聽到吧。

李威用放開打開門後,便摟著方婷走了進去。

走進房間後,李威反手就將門反鎖了。

“這裡怎麼連個沙發都冇有啊?”

李威見房間裡隻有一張大床後,一臉嫌棄的說道。

“怎麼,這麼大的床你夠躺著啊?”

方婷聽後,一臉壞笑的盯著他接了句。

“你確定嗎?”李威對著方婷繼續追問道。

“很難選擇嗎?大家都是成年人了。”

方婷說完,便從李威身邊轉身離開,拿著睡袍對著洗手間走了過去。

打開洗手間的門後,方婷竟然還對著李威一臉壞笑的問了句:“要一起嗎?”

李威憨憨的笑著:“還是算了吧!我怕控製不住自己。”

“切!剛纔是誰說的,自己定力超強的。”

方婷樂嗬的笑著說完,便走進了洗手間。

李威無奈的苦笑著,走到吊椅前坐了下來,看著窗外笑著。

雖說現在腦袋還有些暈乎,但比起剛從燒烤店來,要好很多。

現在,他的意識已經清醒了。

當然,酒勁也還是有的,並冇有完全過去。

今天晚上這覺,恐怕是真的不好睡了。

和方婷這樣的女人躺到一塊,他哪裡有那定力啊!

況且,方婷肯定不會老老實實的躺著。

要是方婷時不時,對著他撩兩句的話,他肯定更加不淡定了。

李威正想著今天晚上,他要不要就在吊椅上將就一下的時候,便聽到了洗手間的開門聲。

他緩緩抬起頭看了過去,方婷一邊用毛巾擦著長髮,一邊穿著睡袍對著他走近了過來。

“過來幫我吹個頭髮唄!”

李威聽完方婷的話後,便快速站了起來。

走到方婷麵前後,伸手接過了她手中的吹風機。

“過來坐吧!”

李威笑著說完,方婷便走到長桌前坐了下來。

插上電以後,李威便走到了方婷的身後,開始幫她吹起了長髮來。

一邊吹著,還一邊和方婷閒聊著。

原本心跳很平穩,可吹著吹著,李威便發現了新大陸。

低著頭的時候,李威不經意間便看到了方婷傲人的好身材。

幾秒後,他全身便熱氣騰騰的了。

原本就喝了不少啤酒,現在又被這樣刺激到,心跳立馬就加快了,越來越不淡定了。

“你空調開多少度啊?怎麼這麼熱的呢?”

這個時候,方婷冷不丁問了句後,竟然還扒拉了兩下領口。

乖乖的!被方婷這麼一整,李威都不敢繼續去看她了。

快速抬起頭看著前方,此刻腦海中便浮現出一句詩詞來:會當淩絕頂,一覽眾山小!

被方婷那麼一扒拉,還真是一覽無遺啊!

不得不說,一山還比一山高,女人外更有女人啊!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該不會刻意開這麼高溫度,好讓我熱的時候將睡袍脫了的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