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方婷的話後,李威直接就懵逼了。

“婷姐,你是不是喝多了?”李威對著方婷笑著問道。

其實,李威和方婷的酒量都是很厲害的。

正常來說,這樣的啤酒,就算他們兩個喝了兩箱二十四瓶,中途上過幾次廁所。

但啤酒的度數並不高,而且上完廁所以後,排出來漸漸也就清醒了。

所以,他們現在這個狀態,隻是神智不是那麼的清晰,但意識還是在的。

最多在過兩個小時,像他們這種酒量高的,基本也就神智清晰了。

況且,回去也不是他們開車,而是叫的代駕。

就算喝多了想睡覺,躺在後排休息就好了。

可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方婷卻對著李威笑著回了句:“這點酒也想喝倒我?開什麼玩笑呢。”

方婷說完這句話,李威便知道她並冇有喝醉,最起碼現在還是清醒的。

當然,走路搖搖晃晃,隻能說明他們暫時喝的啤酒太多了。

“那我現在叫個代駕,直接開車將你送回去吧。”李威對著方婷繼續說道。

主要是他們現在要住酒店的話,李威不是很放心她一個人一個房間。

但要是他們兩個人一個房間的話,就方婷這樣的,他還真怕自己把控不住。

“我明天也休息,今天晚上不想回去了。等明天睡到自然醒以後,在回去吧。”

方婷一邊說著,一邊盯著李威看,眼神似乎彆有用意。

既然方婷執意要留在這邊過夜,李威自然不能一個人回去了,這樣他也不放心方婷。

“行吧!那我們現在就去找賓館。”

這邊的賓館挺多的,但帶星的賓館距離要遠一些,基本都是民宿類的賓館居多。

如果想要去四星級或者五星級的賓館,他們還要先叫個代駕,這樣特彆的麻煩。

李威想了想後,便對著方婷問道:“婷姐,要不就住民宿吧?”

“我都行!”方婷笑著點了點頭。

既然方婷都這樣說了,李威便冇有繼續多說,帶著她對著一家民宿便走了進去。

大學城邊上的民宿,基本都是一個獨立的院子,裡麵有兩層以上的樓房,然後有很多個房間。

有獨間的,也有套間的等等,價格也都不一樣。

李威摟著方婷走進去後,便對著前台的大爺笑著問道:“大爺,兩個標準大床房。”

大爺將手機放下,抬起頭對著李威和方婷看了看後,快速回了句:“標準大床房隻有一間了,你們兩個情侶住一間就行了,浪費那錢乾嘛呢?”

要不說你大爺還是你大爺的呢,真會過日子啊!

李威聽後,心裡倒是挺美的,可方婷這邊恐怕不太能接受啊!

“大爺說的對,一個房間就夠了,不許浪費。”方婷竟然笑著接了句。

“婷姐你……”

“少廢話,趕緊進房間,我要上廁所。”

冇等李威說完,方婷便一臉不耐煩的對著他催促了起來。

大爺聽後,竟然一臉壞笑的樂嗬上了。

就好像方婷這麼著急和李威進房間,並不是為了單純的想要上個廁所。而是要……

果然,年輕人的心思,大爺一眼就看穿了。

大爺不愧是過來人,果然有驚訝啊!

李威和方婷的身份證給大爺登記好以後,大爺便將兩個人的身份證,還有房卡都遞給了他們。

隨後,李威便摟著方婷上樓了。

可他剛摟著方婷走兩步,身後的大爺便又對著他叫了起來。

“小夥子,等會有需要記得早點下來拿,我過一會就休息去了。”

被大爺這樣一提醒,李威頓時有點尷尬了。

方婷聽後,卻是一臉壞笑的盯著李威,弱弱的撩了句:“要不,你現在過去買來先備著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