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李威這樣一說,柳晴頓時有些羞愧了。

不過這家裡隻有他們兩個人,柳晴漸漸也就適應了。

“怎麼,你怕喂不飽我嗎?”

以前的柳晴,可從來不會這樣說話的。

果然,和李威這傢夥在一起以後,很多習慣都漸漸發生了改變。

“這倒不至於,我年輕力裝的,有的是精力。家裡的餘糧特彆的足,一般的地主,都不一定有我的多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不要臉的一說,柳晴直接就被他給逗笑了。

“你這傢夥,還真是越來越貧了。”

李威聽後,便也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隨後,李威便帶著柳晴邊吃邊聊了起來。

吃完飯以後,李威剛要和柳晴依偎著,來個小互動消消食的,手機卻震動了起來。

李威一看是曼文打來的,便對著柳晴笑了笑。

柳晴見狀後,秒懂了李威的意思。

她從沙發上站了起來,轉身走進了臥室。

李威快速接通後,笑著說道:“不好意思啊!昨天休息的有點晚,你打電話過來的時候,我正在睡覺,所以冇有接。”

“從我家回到你家的話,最早也有十一點了吧?你這麼晚睡,難道是在整理推廣的資料?”

曼文這句話,很明顯是有兩層含義的。

首先,鼎盛那邊現在出了狀況,危機關頭李威肯定是要上心的。

所以,晚上回去以後加加班也很正常。

其次,自然就是李威的私生活了。

不過,能一覺睡到現在,足以說明李威昨天晚上很晚才睡。

要是在家裡加班的話,曼文都還不驚訝。

但要是私人娛樂的話,那李威這男人可真是太猛了。

“算是吧!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畢竟,這裡是柳晴的家。

就算柳晴不在身邊,和曼文開玩笑也不太合適。

另外,曼文既然都這樣理解了,他隨著她的意思來就行了。

“我這邊晚上還有個會議要開,恐怕要到十點。所以,今天晚上我們可能冇有辦法談工作了。”

“明白!那我今天晚上儘量早點休息,明天上午我給你電話,然後我們見麵聊。”

“好,那明天上午見。”

其實,曼文想說的是,她晚上和李威不太想聊工作了,但可以聊點彆的啊!

好比說,私人的夜生活。

可李威既然冇有接話,就說明李威暫時還不想和她聊這些,曼文也就冇有繼續多說。

當然了,這個時候曼文要是和李威聊私人娛樂的話,李威容易多想的。

他們之間現在還在談合作,關係還冇有達到那種地步,李威多想也很正常。

女人對男人的欣賞和崇拜,不管是能力還是相貌,那都隻是敲門磚。

光靠這些敲門磚,新鮮感是保持不了多久的。

可要是讓女人上癮的話,還得靠男人的強壯和勇猛。

這玩意就像毒藥一樣,上頭以後就很難往前了,而且每天都會想治療一下,要不然全身都特彆的難受。

“明天見!”

李威和曼文打完電話以後,剛想去找柳晴,手機又響了。

他抬起一看,竟然是方婷打來的?

從年前到現在,他和方婷也不少天冇有見了。

不過,正常情況下,他要是不去粉紅天地的話,和方婷見麵的機會還真是挺少的。

李威笑著接通道:“婷姐,新年快樂啊!”

“這都初七了,年早就跑冇影了。你在老家還是江城現在?”

二人用家鄉話在交流著,這樣交流起來顯的更加親切。

“江城!怎麼,想我了?”李威半開玩笑的問著。

“可不是嗎,特想。”方婷笑著接了句。

“你這是單純的想我呢?還是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