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按著按著,李威也漸漸失去了方向了。

可能是晚間燈光昏暗,曼文又一直冇有說話,這就導致李威過意的隨性了。

一開始他是真的在幫曼文按摩放鬆,可漸漸的,他開始劃拉了,力道變輕了,但手法變的有些飄忽了。

曼文被他這樣按摩以後,也越來越難受了。

“威……威哥,我覺得差不多了,要不我們往回走吧?”

主要是怕在這樣被李威按摩下去,她真的要破防了。

女人有的時候,破防並非需要某種特殊的儀式,或者需要達到一定的功率。

更主要的,還是內心的觸動吧。

畢竟,身體是一個整體。

大腦和所有的神經元之間,也都是互通的。

當李威給曼文製造出她前所未有的觸動感後,曼文自然也會在腦海中進行一些列的腦補。

而這些,曼文字身是冇有刻意去想的。

可正是因為不是刻意去想的,才更容易通過大腦的腦補畫麵,快速經過神經元進行傳播和擴散。

所以,最終的結果就是,她無法阻擋自己的破防。

雖說這一切李威都不會知曉,可這對於曼文來說,還是非常丟臉的。

就算真的要破防,她也想和李威來一些儀式。

李威聽後,便也快速回過神來。

他漸漸也發現了,自己剛纔著實有點飄了。

憨憨的笑著,將曼文的腿緩緩放下,又俯下身子幫她穿起了鞋子來。

穿好鞋子以後,李威站了起來,將曼文給攙扶著也站了起來。

“怎麼樣,現在走起來是不是輕鬆許多了?”李威對著曼文笑著問道。

“嗯,比剛纔舒服多了。剛纔走著走著,感覺腳腕那邊特彆的沉重,就好像綁著一個很重的沙袋一樣。”

“因為高跟鞋和運動鞋,還有板鞋都不一樣。正常的行走,腳是放平的狀態,也就是腳和腿是保持一個垂直的起落。但穿了高跟鞋以後,起落的角度就不是垂直的了。所以,這樣時間長了以後,腳腕和小腿這邊負重明顯就大了很多,就會感覺很沉重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曼文便也漸漸明白怎麼回事了。

“冇有想到,威哥你懂的還挺多的呢。”

曼文看著李威,漸漸表露出了欣賞的目光來。

李威樂嗬的笑著:“還好吧!理工男,有些東西不知不覺就懂了。”

“威哥是理工男?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曼文一臉的驚訝。

畢竟,李威現在可的鼎盛的運營負責人啊!

當然,理工男有能力也是可以當運營負責人的。

但正常情況下,理工男更多的,現在應該在研發部門比較多纔對。

而運營這一塊,需要的是更加敏銳的交際和辨彆能力。

什麼話該說,什麼話不該說,這些對於一個運營負責人來說,人情事故這一塊可是非常重要的。

而通常來說,理工男長期的動手能力,以及特定領域的固化思維,導致他們在語言領域的轉變速度會相對弱很多。

所以,當李威說他的一個理工男的時候,曼文非常的驚訝。

因為,現在的李威,怎麼看都不像是一個理工男。

李威對著曼文笑著回了句:“乾嘛這麼驚訝啊?”

“我還真冇有看出來你是理工男,那你真是太厲害了。”曼文對著李威又是一頓誇讚。

當然了,這些誇讚都是她的真心話。

“我有多厲害,你光看就能看出來了?不是應該碰撞以後才知道嗎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