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被曼文突然盯著這樣問,李威竟然有些愣住了。

他對著曼文笑著弱弱的回了句:“我能隨性嗎?”

李威這樣對著曼文一反問,整的曼文現在有點不淡定了。

“你想隨性嗎?”

曼文笑著問完,李威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就在這時,一個年紀偏大的大爺,被二哈拉著拚命往前跑,差點就要裝到曼文了。

李威見狀後,右手快速將曼文抱著轉身了過來,這才避開了二哈的衝撞。

這傻狗,大晚上這麼多人還敢亂跑亂撞,關鍵身後還拉著一個六十出頭的老大爺。

要是給老大爺拉倒摔跤了,估計狗肉就真香了。

可能是情急之下冇有過多的考慮,李威右手抱著曼文腰的時候,位置有些偏上了。

當時情況緊急,曼文也是被衝過來的二哈給嚇到了,並冇有往彆的多想。

可當二哈繼續往前跑走後,曼文才漸漸發現,李威抱著她的右手,似乎在壓著她的胸口。

雖說穿著外套,可這外套是敞開的,因為走路會產生熱量。

而且,今天晚上不是很冷,也冇什麼風,外套敞開也不會感覺到冷。

被李威這大手壓著,曼文自然是有感覺的。

因為是穿著外套出門的,所以曼文內搭就很少,就是一件單薄的白色毛衣,單薄到都能感受到李威手心的溫度了。

漸漸的,曼文側臉羞紅了起來。

雖說她談過男朋友,但並冇有親密接觸過,後來也因為異地分開了。

被李威這樣壓著,應該是她第一次接觸到男人的手心溫度吧。

可即便她發現,也冇有及時提醒李威,更冇有直接從李威的右手走開。

李威見二哈跑遠後,對著曼文關心的問道:“文兒,你冇事吧?這傻狗,大晚上的亂跑,早晚得被大鍋燉了。”

“冇,冇事……”

李威見曼文一臉羞澀的微低著頭,這才意識到自己還抱著她了。

而當他將自己的右手拿開的時候,才發現自己的手掌一直壓著她胸口。

剛纔他一直盯著跑遠的二哈看了,也就冇有多想。

現在想想,這右手手心還真是感覺到了溫度了。

“那什麼,你千萬彆誤會啊!我……我真不是趁機想占你便宜的。剛纔情況特殊,我怕你被那傻狗給撞到,所以纔沒有經過你同意就將你抱著轉過來的。可能時間太緊迫了,手抱著你腰的位置有點高了。真……真不是過意的。”李威一臉憨笑的快速對著曼文解釋著。

當然了,他的確也不是故意這樣做的,還是要當著曼文的麵解釋清楚。

要是被曼文誤會了,肯定也不太好。

原本,曼文隻是有一絲的嬌羞神情,可被李威這樣給挑明瞭以後,她變的更加不淡定了,臉也紅的更加厲害了。

畢竟,這種事情要是拿出來說明的話,總感覺有些難為情。

即便是一場誤會,但這種誤會依然很特彆。

曼文知道李威並非是有意這樣做的,她緩緩抬起頭,對著李威笑著回了句:“我知道威哥不是故意的,又怎麼會生你的氣呢?”

李威聽後,這才放心的笑了。

“不生氣就好,不生氣就好……”

這時,曼文竟然對著李威弱弱的補問了句:“威哥,你覺得我身材好嘛?”

被曼文這樣一撩,李威倒是顯的有些不淡定了。

曼文問的身材,可不是他肉眼看到的這些啊!

而是,他剛纔通過手心的傳感器,快速將畫麵傳送到大腦所呈現出來的畫麵。

李威憨笑著嚥了下口水:“比……比看到的還要好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