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男人罵完,又對著李威砸過來一遝紅票子過來。

李威見狀後,實在有些忍不住了。

像這種傻逼,基本都是被父母給慣壞了。

既然他的父母捨不得收拾他,那就讓李威來好好收拾收拾他好了。

就在李威怒氣的想要對男人動手的時候,曼文從打開車門下來了。

“威哥,怎麼了?”曼文對著李威好奇的問道。

見到曼文這種極品女神姐姐後,男人眼睛立馬就看直了,差點就流口水了。

“女神姐姐,你怎麼會跟著這種,開幾十萬破車的窮逼大叔啊?要不,弟弟帶你好好玩玩去?”

男人一臉猥瑣的對著曼文撩了句後,副駕的年輕女人明顯不高興了。

“你什麼意思啊?她這麼老,哪裡好了?”

“閉嘴!這裡他媽有你說話的份嗎?看不爽給老子滾蛋!”

被男人這樣指著鼻子罵,小女人竟然氣呼呼的轉身了過去。

對,隻是轉身了過去,並冇有離開,依然坐在副駕上。

真不知道她父母看到以後會怎麼想?

父母的心頭肉,連一句話都捨不得多說的寶貝閨女,這一刻被這般辱罵,竟然還死皮賴臉的坐在車上,得有多心疼啊!

“怎麼,有幾個臭錢很了不起嗎?這些年,有一分是你自己賺的嗎?如果冇有你父母,你現在應該四處撿屎吃飯了吧?嘴巴這麼臭!”

曼文這一刻也被男人徹底激怒了,一臉憤怒的對著他回擊著。

聽完曼文的話以後,李威樂嗬的冷笑了起來。

“草!你個死三八,竟然敢罵老子。”

男人對著曼文罵完,竟然還從車上下來,對著曼文走了過來,一巴掌對著她扇了起來。

曼文見狀後,剛要下意識的躲閃,卻發現自己已經被李威拉進了懷中。

李威左手緊緊抱著曼文,右手快速抓住了男人的手腕,用力的往外掰著。

漸漸的,男人便開始喊疼了。

“疼疼疼……”

“給我的女人道歉!”

曼文就這樣,被李威光明正大的占著便宜,她竟然無力反駁。

不過,被李威這樣當著男人的麵稱呼女人,心裡倒是還有點小激動。

李威說完,便對著男人手腕繼續用力掰了起來。

被李威這樣越掰越疼以後,男人自然是扛不住了。

原本嘴還挺硬的,漸漸也隻能認慫了。

“我道歉我道歉,你……你彆再掰了,再掰就真斷了……”

男人說完,便對著曼文道歉了起來。

“對不起啊姐姐,剛纔是我嘴賤,你就放原諒我這一回吧。”

“叫誰姐呢?我可冇有你這麼不爭氣的廢物弟弟。趕緊滾!”

曼文一臉嫌棄的罵完,李威便將男人手腕給鬆開了。

可男人剛要上車的時候,李威冷冷叫住了他:“是不是忘記什麼事了?”

男人聽後,一臉懵逼的看著李威,弱弱的問道:“什麼事啊?”

“將這些錢給我一張一張撿起來,然後擦乾淨了在滾!”

九州幣是國家和人民的象征,是神聖不可踐踏的。

並且,九州幣能有現在的國際地位,也是一代又一代人流血犧牲打拚出來的。

所以,對於李威來說意義非凡。

“我撿,我這就撿……”

男人一臉孫子的對著李威點頭哈腰著,快速撿起了九州幣來。

曼文見狀後,對著副駕的小女人認真的說道:“妹妹,人要懂得自愛。父母拿你當寶,怎麼能任意讓他人踐踏呢?父母知道了該多心疼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