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曼文聽後先是一愣,隨後又對著李威笑了起來。

“威哥這幽默,公司裡的女人緣一定很好吧?”

李威笑著快速接了句:“還好吧!主要我本人比較木訥,隻有看到像你這樣的大美女事纔會開竅。”

這句話,直接將曼文給誇上了一個新高度了。

曼文心裡很清楚,李威這傢夥也是個老司機。

隨後,便對著他笑著問道:“我怕威哥你工作比較忙,現在已經餓了,就擅自做主幫你點了一份牛排,你不會建議吧?”

“我應該感謝你對我的關心纔對吧!”

李威笑著說完,曼文便也笑了起來。

這時,兩個年輕漂亮的女服務員,便端著牛排對著他們走了過來。

將牛排放到他們麵前後,又對著他們遞過來兩杯紅色的飲品。

“您請慢用!”

“謝謝!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曼文看在了眼裡,對著李威笑著說道:“威哥,感謝你賞光和我一起共進晚餐。”

李威見曼文舉起了酒杯後,便也快速將酒杯端了起來,對著她笑著接了句:“我的榮欣!”

隨後,李威便和曼文碰了一下杯子。

可當李威品了一口後,頓時就懵逼了。

原本,他以為這杯子裡裝的是紅酒,竟然不是。

“紅茶?”李威對著曼文笑著說道。

“彆誤會威哥,主要是你之前說正好也要找我。我就在想,如果你找我是關於工作上的事情,我們要是喝酒的話,會不會耽誤事呢?所以,我就換成了紅茶,儀式感還是要的吧。”

聽完曼文的話以後,李威也佩服她想的太周到了。

的確,今天晚上李威過來和曼文一起共進晚餐,本來也是想和她好好聊聊工作上事情的。

畢竟,鼎盛那邊現在留給他的時間不多了。

那麼大一批晶片,想要出手非常的困難。

關鍵是,現在整個九州,很多科技公司,或者是一些零配件公司手裡,都不缺晶片。

去年年底,國外的晶片缺貨新聞一出來,大家肯定都高價存儲了不少纔對。

所以,現在想要將這些晶片套現的話,隻能加工成品機器以後在出售了。

在出售成品機型之前,宣傳一定要到位才行。

要不然,銷量肯定是上不去的。

所以,李威今天晚上,肯定是要和曼文好好談一下的。

“我的確是有工作上的事情要找你談,紅茶挺好,用心了。”

隨後,李威又對著曼文回敬了一個。

當然了,現在是用餐時間,李威並冇有和曼文聊關於工作的事,而是和她聊起了一些家常來。

二人有說有笑的吃完以後,李威便對著曼文笑著問道:“找個地方消消食?”

“好啊!跟著威哥走咯。”

曼文這個女人還真是好說話,主要是人太會來事了。

很這樣的女人打交道,李威感覺非常的輕鬆愉快,但同樣也讓他感覺一絲的不安。

因為,李威看不透曼文。

相對沈夢溪那樣的女人來說,和曼文接觸需要打起十二分精神才行。

“坐我的車?”李威對著曼文笑著問道。

“我打車過來的,隻能辛苦威哥了。”

李威聽後笑著抬了抬手:“請!”

隨後,李威便打開副駕的車門,輕輕扶著曼文坐了上去。

李威坐到駕駛座以後,對著曼文笑著問道:“有想去的地方嗎?”

“都可以啊!”

“真的都可以?”李威對著她一臉壞笑的追問道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