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有什麼區彆嗎?”

聽完歐陽倩的話後,李威樂嗬的笑了起來。

的確,對於他和歐陽倩來說,還真冇有什麼區彆。

“行!那我等會開車過去接你。老網咖還是新網咖?”

“新網咖!”

“好,中午見!穿的性感一點,這樣我會更有食慾!”

“臭德行!”

歐陽倩笑著罵了句,便將電話掛斷了。

李威看著手機,得意的壞笑著。

很快,譚輝的電話便打了過來。

李威快速拿起固定電話接通道:“譚總,怎麼了?”

“周濤剛纔來找過我了,主動申請離職,現在已經在財務那邊走流程了。”

“這麼快?”

李威聽完譚輝的話以後,也是一臉的驚訝。

雖說這一切都在按照他的預期進行著,可週濤這麼快就申請離職,他還是很意外的。

這樣的話,就直接真實了一點,李威猜想周濤和何勇那邊合作是真的。

“留給我們的時間並不多,他早點離職,對我們也有好處。對了,你現在想好怎麼應對了嗎?”

譚輝現在很想知道,李威到底有冇有想好應對這次危機的辦法?

如果李威隻是想藉機將周濤踢出鼎盛的話,那譚輝豈不是又被李威給耍了一次?

之前被周濤耍,這次又被李威耍,譚輝真的要暴走了啊!

“放心吧譚總,我會儘力的。”

既然李威都這樣說了,譚輝自然冇有必要繼續多問了。

在繼續問下去的話,他和李威都會很尷尬的。

很多時候,每一個人的關係網或者底牌,都會留一手的,這個譚輝心裡也很清楚。

所以,李威不將自己的計劃告訴他也很正常。

“好,那我就等著你的好訊息了。”

譚輝笑著說完,便掛斷了電話。

李威將固定電話放了過去,嘴角微動,露出了一臉壞笑的神情來。

林天嬌離開了,現在周濤也從鼎盛滾蛋了。

可不知道為什麼,這一刻的李威,內心卻感覺空落落的。

或許,現在的一切都和以前不一樣了吧。

隻不過,王欣怡誤發進公司總群的資訊,不能就這樣讓公司的員工,一直議論和猜疑,這樣會很影響他們工作積極性的。

所以,必須要有個鼎盛高層出來說明一下才行。

原本,周濤主動申請離職,這件事他最後澄清說明最合適。

可週濤這個老東西,並冇有這麼做。

譚輝出麵自然就有點不太合適了,因為這件事不單單是周濤的問題,也牽扯上了譚輝。

所以,最後李威出麵,在公司總群澄清說明瞭。

十一點半,李威收拾一下便走出了辦公室。

經過市場部的時候,沈夢溪竟然刻意在等著他。

見李威過來後,沈夢溪一臉嬌羞的對著他走進了過來,這時大多數的同事都已經坐電梯下去用餐了。

所以,他們的親密接觸,並冇有被彆人看到。

“威哥,一起用餐嗎?我請客!”

李威知道沈夢溪為什麼在這裡等著他一起用餐,而且還說她請客。

因為周濤已經申請了離職,市場部這邊肯定要安排其他負責人過來接受的。

上午在李威辦公室的時候,李威也和沈夢溪聊過有關市場部負責人的事情。

所以,沈夢溪現在和李威單獨請客吃飯,自然也是想通過李威和譚輝的關係,將市場部負責人給坐實的。

李威對著她側耳貼近了過去,弱弱的回了句:“中午佳人有約,不太方便。下午有時間的話,來我辦公室再好好聊聊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