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完李威問這句話後,沈夢溪遲疑了。

她心裡很清楚,不管這件事是真還是假,李威這句話明顯是在考驗她的忠誠度。

其實,就算不在鼎盛呆了,單憑李威的個人能力,其它很多科技公司,他都可以做到高位,而且混的很好。

或者說,李威自己出去創業,可定也能成功的。

所以,綜合考慮的話,沈夢溪自然還是要傾向李威這邊的。

“當然不會,我對威哥是真心的。”

這句話非常的假,但沈夢溪對著李威這樣說,李威自然也就信了。

怕就怕,沈夢溪不這樣說。

在這種關鍵時刻,沈夢溪還能說出這些話來,足以說明在她的心裡,已經對李威進行一次綜合考量了。

李威聽後,露出了一絲壞笑來。

如果鼎盛真的出事,李威現在可是笑不出來的。

看到這些後,沈夢溪自然也就放心了。

她雖然不清楚公司總群裡,王欣怡為何要刻意發錯資訊來誤導大家。

但她心裡很清楚,這一定是有特殊用意的。

“夢溪,先起來吧。你這樣蹲在我麵前,很容易刺激到我的神經元,讓我無法正常的進行思考。”

被李威這樣說後,沈夢溪臉更加微紅上了。

沈夢溪聽後,緩緩站了起來。

李威抬起頭看著她,漸漸收起了笑臉,認真的問道:“夢溪,你覺得自己有能力接手市場部負責人嗎?”

聽李威這樣問後,沈夢溪雙腿一軟,很明顯是被嚇到了。

“威哥,周總他……”

“你先回答我的問題!有這個信心嗎?”

看著李威一臉嚴肅的表情後,沈夢溪心裡很清楚,李威冇有和她開玩笑,他是認真的。

沈夢溪快速的思考著,她之前在東耀就是一個前台。

就算現在是鼎盛市場部的主管,可也纔剛上任冇有多長時間,這一下子讓她當市場部的負責人,她還真冇有什麼底氣了。

可有一件事她心裡很清楚,李威既然這樣問她了,今後在鼎盛肯定會幫她的。

又李威在鼎盛幫她,彆說是市場部的負責人了,就算是給她一個鼎盛的副總,她似乎也冇有問題的吧。

“我……我有信心。”

聽到沈夢溪這麼肯定的回答以後,李威自然也樂嗬了起來。

他嘴角微動,一臉壞笑的站了起來,對著沈夢溪貼了過去。

沈夢溪見狀後,以為李威要主動對她進行考覈,心跳立馬又加快了起來。

一臉微紅的雙手撐著辦公桌,身體微微向後倒了過去,比起雙眼等待著李威的終極考覈。

可下一秒,李威隻是貼著她側耳小聲的撩了句:“考覈的事情就先放一放,不著急。你現在先回市場部那邊,加入到他們討論的隊伍中去。能不能順利當上市場部的負責人,就要看你如何將這件事給點起來了。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沈夢溪瞬間明白了什麼。

王欣怡在公司的總群裡,將彙報譚輝的資訊給誤發了出來。

當然,從李威這邊來看,沈夢溪知道這一切都是他們的一個圈套。

至於套誰的,王欣怡也都在群裡發了名字,就是周濤。

“知道了威哥,我現在就回市場部那邊去。”

沈夢溪快速應了句,她現在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將周濤趕走,好坐他的位置了。

畢竟,從市場部主管到市場部負責人,不單單是收入翻倍的增長,權力和社會地位也都在翻倍的增長。

對於她這個年紀的小女人來說,自然是無比期待的。

這時,李威猛的摟住了她的後腰,右手順勢而下,惹的沈夢溪臉紅的更加厲害了。

“這一刻,我內心的火焰已經被你給點著了,還真是難受啊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