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夢溪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心跳一下就加快了。

雖說她這一刻期盼已久,可這裡畢竟是李威的辦公室,而且他們還是在公司裡,又是正常的上班時間。

總總串聯起來,還是會很刺激她心臟的。

沈夢溪反手將門反鎖以後,便對著李威一臉嬌羞的走近了過去。

“威哥,這次怎麼突然就想考覈人家了呀?”

李威聽完沈夢溪的話以後,便知道這女人也誤會他意思了。

不知道為什麼,隻是單純的反鎖一下門,為什麼會聯想到這些呢?

難道,因為他給她們的第一感覺就是這樣?

李威對著沈夢溪笑著看了過去,問道:“這十天假期,你該不會都在家裡學習了吧?”

被李威這樣一問,沈夢溪自然也是一臉的害羞。

“那是當然了,人家可是非常用功的,就是想給威哥一個好印象嘛。”

李威對著沈夢溪仔細打量了起來,十天不見,這女人似乎比之前更迷人了幾分。

不知道是在家用功學習的願意,還是他十天冇有見到她了,所以有了一些新鮮感。

沈夢溪今天穿的是黑色職業短裙,外套下是一件白色花邊襯衫。

李威和她在電梯裡相遇的時候,沈夢溪當時是穿著大的外套的。

所以,看上去身型冇有現在這麼完美。

“威哥,你辦公室這邊製暖效果真是好呢。我這剛進來,就感覺很熱了。”

“你說,有冇有可能是你穿的有點多了?”

這句話,李威是順著沈夢溪的意思接的。

要不然,讓沈夢溪就這樣乾呼呼的,將黑色西服外套給脫了,也挺尷尬的吧。

“被威哥這樣一說,我也感覺是這樣的。那,我方便……”

“當然,我這人一向很隨和的,你應該清楚的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沈夢溪笑嘻嘻的將黑色西裝外套給脫下了。

順便,還將帶著花邊的白襯衫領口,又解開了一個。

正常情況下,像她這個市場部主管的身份,領口最多也就解開一個。

可現在,她覺得李威這辦公室很熱,直接就解開了兩個了。

這兩個和一個那差距可就大了,除了通風效果好以外,視野也非常的開闊了。

“威哥,這麼久不見,你覺得人家有什麼變化嘛?”

沈夢溪心裡也很清楚,林天嬌離職了,李威在鼎盛肯定也很無聊。

至於外麵他是怎麼樣的,那她就不想去多瞭解了。

但在鼎盛公司這邊,她還是很想接替林天嬌,好好關心一下李威的。

沈夢溪一邊嗲嗲的問著,一邊對著李威扭動身姿的走近了過去。

隨後,便依靠在了李威麵前的辦公桌前。

李威上下對著她打量了一番,笑著說道:“稍稍微微胖了些,不過更加有質感了。”

“那,威哥喜歡現在的我,還是喜歡之前稍微瘦一些的我呢?”

沈夢溪這話問的,明擺著是想要李威考覈了啊!

畢竟,之前的她,李威剛準備考覈,就因為事情給耽誤了。

而現在的她,比之前微胖了一些,但更加的豐滿了。

要說考覈的話,李威自然是更喜歡對這一刻的沈夢溪,進行一對一的嚴厲考覈的。

“現在的你就在我的眼前,而之前的你,就算要變回去的話也需要一段時間。你覺得,遠水能解近渴嗎?”

沈夢溪聽後,竟然對著李威一臉嬌羞的俯身了過來。

“那,威哥現在要直接考覈嗎?人家可已經做好充足準備了喲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