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啊?我……我也不知道……”

“你家我家還是如家?”

王欣怡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臉紅的更加厲害了。

她微低著頭不敢繼續去看李威,扭扭咧咧的完全不像之前了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“逗你了,我是這麼輕易就讓你得到的男人了?”

李威笑著說完這句話,王欣怡雙手快速捂著臉,更加羞愧了起來。

“威哥你真壞,討厭死了!”

王欣怡對著李威氣呼呼的看著,嬌羞的說了兩句。

李威樂嗬了兩聲後,便對著她認真的說道:“讓你將包廂的門反鎖,是怕被外麵突然開門進來打擾。當然,正常來說這種事情不太可能發生,但還是要以防萬一的。”

“那,威哥想要和是聊什麼呢?”

王欣怡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自然是猜到了,李威要和她聊一些重要的事情了。

漸漸的,李威也收起了笑臉,變的嚴肅了起來。

“我要你將鼎盛存儲晶片這個事情,以一種誤發的形式,發到公司的總群裡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王欣怡直接就愣住了。

這樣做,整個公司可能就炸鍋了。

到時候,譚輝要是追究責任的話,她可就麻煩了。

“威哥,我……”

李威見王欣怡一臉的猶豫後,便對著她笑著快速補了句:“放心吧!我和譚總聊過了,一切都和你無關,不會追究你責任的。”

聽完李威這句話以後,王欣怡這才放心了下來。

“嗯,那要現在發麻?”王欣怡對著李威追問道。

“你等會先到外麵去走動一下,幾個部門都走一遍,看看大家是不是都來上班了。如果人都來的差不多了,就可以發了。”

李威要的效果,就是讓鼎盛的員工,看到訊息以後,在公司裡談這件事。

這樣的話,周濤那邊肯定也會看到的。

要是這件事提前在公司內部爆發的話,李威的拯救似乎就有點晚了。

到那個時候,周濤便可以順利的找譚輝,藉著這件事的責任,願意幫這件事全部都抗下作為藉口,便可以順利的提出離職了。

稍微有點嘗試的員工,看到這些以後,都會為尋找下家提前做準備了。

這樣的話,鼎盛肯定會亂套的。

在這種情況下,不管是周濤還是東耀那邊,肯定會認為,譚輝會將重心先放在公司內部員工身上,而不是讓李威去解決存儲晶片這件事。

隻要將這三個月的時間消磨掉的話,鼎盛基本也就廢了。

到時候,鬆山次郎很可能會以東耀的命運,將鼎盛給除掉。

要是這樣的話,天啟可就非常被動了。

“好,那我現在就去看。”

王欣怡還是非常積極的,笑著說完,便轉身對著門處走了過去。

“欣怡,回頭也好好想想,什麼地方你最容易接受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王欣怡一臉羞紅的冇有接話,快速打開門走了出去。

李威這個混蛋,還真是撩的一手好妹妹啊!

王欣怡走出李威的辦公室後,便按照李威說的,快速在公司內部走動了起來。

她雖說是李威的私人助理,可剛來鼎盛的時候,卻是在市場部呆了一段時間,所以相互之間的走動還是很密切的。

當王欣怡走到市場部的時候,沈夢溪便對著她笑著走了過來。

“欣怡,威……李總在忙嗎?我有點事情想請教他一下。”

王欣怡看了看沈夢溪後,便對著她笑著回了句:“李總在辦公室,應該不是很忙吧。”

這句話,似乎可以告訴沈夢溪,她現在可以過去找李威。

沈夢溪聽後,笑著應了聲:“好,那我先過去了。回頭,你到我辦公室多坐坐,我們好好聊聊天。”

女人還是非常瞭解女人的,走了一個林天嬌,又來一個沈夢溪,李威還真是夠忙的。

沈夢溪快步走到李威辦公室外,輕輕敲了兩下門。

“請進!”

李威這個時候正在看檔案,聽到辦公室的門被推開以後,便緩緩抬起頭看了過去。

他還在想,王欣怡這辦事效率還真是夠快的。

可冇有想到,走進來的人竟然是沈夢溪。

“夢溪,將門給反鎖了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