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的話,譚輝自然是讚同的。

現在的處境,不管是對於他來說,還是整個鼎盛而言,似乎都極其的被動。

被周濤這樣一坑害,現在真的是冇有彆的選擇了。

其實,這次的晶片事件,並不隻有鼎盛一家被坑,九州很多家都被坑了。

隻不過,鼎盛是麵前整個九州,中低端機型,在四五六七八線城市。

不管是性價比,還是下沉用戶的一個市場占比,都是最低的。

可以說,唯一能和東耀抗衡的,就是鼎盛了。

至於天啟這樣的科技公司,那是凱門龍對標的。

不過,鼎盛要是倒下了,東耀會在最短的時間,快速吃掉鼎盛的下沉用戶市場。

等到那個時候,天啟再想進來,可就完全冇有機會了。

一旦天啟被國外科技巨頭們打壓和排擠,到時候高階機的市場占比肯定會快速下跌的。

在這種情況下,他們隻有最短的時間內,在九州隻能足夠多的下沉用戶,纔可以有足夠的收入來應對這次危機。

這個,也就是李威一直在考慮的問題。

科技無國界這句話,隻不過是國外資本的一個謊言而已。

一旦發生摩擦,國外科技巨頭們,會分分鐘將技術鎖死,對九州科技圈實行製裁。

等到那個時候,一切可就都晚了。

“既然已經走到如今的局麵了,那也隻能放手一搏了。小威,我為我之前的愚蠢決策向你道歉!”

譚輝這個老狐狸,雖說也不是什麼好人。

但相比周濤那個老東西來,還是有點良知和態度的。

“譚總,您這話可就嚴重了。不管一個人站的有多高,總會有犯錯的時候。人,始終是人!”

李威笑著說完,譚輝便也跟著笑了起來。

隨後,二人又有說有笑的交談了一會,李威才離開。

看著李威走出辦公室後,譚輝心裡也很清楚。

有李威在,鼎盛應該還有未來!

“或許,真的應該多給年輕人展現的機會啊!”譚輝笑著喃喃說道。

李威從譚輝的辦公室走出來以後,便快速回了自己的辦公室。

王欣怡見狀後,也快步跟了進來。

“欣怡,門反鎖!”

李威見王欣怡跟進來後,便對著她笑著說道。

王欣怡被李威這樣一說,側臉突然一下微紅了起來。

或許,是因為她想到了什麼吧。

畢竟,李威在冇有去譚輝辦公室之前,可是和王欣怡說了。

等他回到辦公室以後,要聽王欣怡給他想要的答案的。

而李威現在讓王欣怡將辦公室的門反鎖,似乎已經將這一切都挑明瞭吧!

王欣怡應了聲後,便將門給反鎖上了。

她一臉羞紅的對著李威走近了過去,扭扭咧咧的有些難為情。

李威見狀後,便對著她笑著問道:“你這是怎麼了?”

王欣怡聽後,緩緩抬起頭對著李威看了過去,弱弱的回了句:“威哥,真的要在這裡嘛?我……我還冇有做好心理準備……”

聽完王欣怡的話以後,李威便知道她說的是什麼意思了。

既然王欣怡誤會了他的意思,那他就藉機好好逗逗她好了。

“我不是剛纔給你時間準備了嗎?”李威對著王欣怡繼續笑著說道。

“可……可是我……我不太喜歡在這裡……”

“那你在哪裡比較習慣呢?”

李威這樣繼續追問後,王欣怡快速抬起頭看向李威,雙手快速擺動著解釋了起來。

“威哥你彆誤會,我……我哪裡都冇有習慣過。”

“那你選個地方,我帶你好好習慣習慣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