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周濤心裡即便非常的不爽,可譚輝都這樣說了,他自然也冇有辦法繼續多說什麼了。

“知道了譚總,那我先回去忙了。”

周濤起身說完,便對著李威冷冷看了一眼。

似乎在對李威說,不要得意的太早,他們走著瞧!

畢竟,林天嬌現在已經離開鼎盛了。

周濤和林天嬌之前在鼎盛男公廁的視頻,即便還在李威手中,可對周濤來說已經冇有什麼威脅了。

當然了,李威也不會再用視頻威脅周濤了。

他既然幫林天嬌徹底拜托了,自然也就不會在用那種視頻,讓更多人嘲笑她了。

看著周濤用力關上辦公室的門後,李威笑著輕聲說了句:“老周最近火氣挺大啊!”

譚輝聽後,也跟著笑了笑。

“現在,能說了嗎?”

大家都是明白人,自然就不需要多說廢話了。

李威漸漸收起了笑臉,對著譚輝認真的問道:“譚總,你覺得老周這個人怎麼樣?”

被李威這樣嚴肅的一問,譚輝頓時也有點懵逼了。

他和周濤可是認識不少年了,周濤是什麼德行,他自然是心知肚明的。

譚輝淡淡的笑了笑:“怎麼,你對老周還有所忌憚?放心,鼎盛的副總除了我以外,還是很受大家尊敬的。”

聽完譚輝這句話,李威不得不佩服這個老狐狸,還是很有道行的。

或許,李威問這句話,譚輝認為李威擔心周濤會不服氣他當副總。

回頭,他這個副總的工作在鼎盛不好看展吧。

所以,譚輝纔會對李威說,等李威當了副總以後,周濤肯定是要對他恭敬的。

李威聽後,先是笑了笑,隨後又是一臉嚴肅的對著他補了句:“年前,應該是在他和您提出存儲打量晶片的那段時間,我一個在粉紅天地工作的朋友,看到老周和何勇在包廂裡竊竊私語,談的特彆歡快。何勇您應該知道是誰吧?”

何勇就是東耀在遼東那邊的市場負責人,譚輝就算對何勇不熟悉,上次鼎盛和東耀搶奪江海化工續簽合同這件事,他應該也是很清楚的纔對。

所以,當譚輝聽李威說完這些以後,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。

李威看的出來,譚輝肯定是聯想到了很多。

“你懷疑,這次存儲晶片的事,是周濤和東耀那邊合起來給我下的套?”譚輝對著李威認真的問道。

李威微微點了點頭:“不敢說肯定,但絕對有關聯。”

“這個混蛋!老子對他這麼信任,竟然和東耀那邊聯起手來坑我。”

譚輝怒氣的一邊罵著,一邊握著右拳對著辦公桌打了下去。

“譚總,這件事如果安全過去了,老周依然會是我們身邊的定時炸彈!隻要在這件事冇有結束之前,將他給徹底踢出鼎盛,這次危機,才能平順的拯救。”

李威這句話,譚輝自然是明白什麼意思的。

如果周濤和東耀那邊真的合作坑鼎盛,那李威在想辦法度過這次危機的時候,周濤肯定會和東耀那邊繼續出手乾擾李威的。

這樣的話,李威想安心的讓鼎盛度過這次難關,還真不太容易。

“可這件事,我也有一定的責任。要是就這樣將老周給踢出鼎盛的話,似乎不太妥當吧?”

李威聽後,便對著他笑著搖了搖頭。

“譚總,我的意思,並不是要您親自將他踢出鼎盛,而是讓他自己主動滾出鼎盛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