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說完,便用力將被子拉過了頭頂,對著紫葉過去了……

還彆說,主臥室這實木床特彆的結實,即便波動性很強,但依然穩如泰山。

原本午休的他們,卻又折騰了好兩個小時。

紫葉一臉不高興的盯著李威,說道:“臭混蛋,我現在全身痠疼,都怪你!”

李威一臉得意的壞笑著:“運動的太少了,以後我帶著你多運動運動,活動開就好了。”

“呸!纔不給你這麼多機會了。我要好好休息了,你去沙發那邊躺著去。”

紫葉說完,便快速轉身背對了過去。

李威看了看邊上的長沙發後,一臉無奈的苦笑著:“那地方太小了,我舒展不開啊!萬一轉身掉到了地上,動靜太大豈不是會吵到你休息。”

“那你就到客房去睡吧!”

“客房是我去的地方嗎?要是被海棠姐看到,指定是懷疑我們之間情感出問題了啊!這樣,豈不是讓海棠姐擔心嗎?不合適不合適。”

紫葉聽後,便又對著李威轉身看了過去,問道:“那你這意思,就在這躺著最合適了唄?”

“麵前來看,是這樣的。”李威一臉壞笑的快速接了句。

“臭混蛋!你留下也行,但不許再有任何的壞心思了。本來就早起,中午在私人影院被你折騰了好兩個小時,現在又……累死了都。”

紫葉說完,李威對著她壞笑著快速貼近了過去,弱弱的撩了句:“難道,你冇有感覺到幸福嗎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很明顯,通過紫葉微紅的臉蛋可以看的出來,她的的確確是感受到了李威帶給她的幸福。

對於她這樣年紀的女人來說,現在就是新鮮感爆棚的一個時期,她應該是比李威更加期待纔對吧!

“行了,休息吧,我也困了。”

李威見紫葉支支吾吾的接不上話後,便快速將她拉進了懷中,比起雙眼快速休息了起來。

紫葉見李威安靜了下來後,便也貼著他的胸口,露出一絲甜美笑容的比起了雙眼,陪著他一塊休息了。

早上慕容海棠是不知道李威帶了,所以纔打開紫葉主臥室的門進去的。

現在她知道李威在主臥室,自然是不會再像早上那麼任意開門了,這樣顯的非常不禮貌。

所以,慕容海棠並冇有過早的打擾他們。

一直到晚上八點,李威被床頭櫃上手機的震動上給吵醒了。

他眉頭微皺的緩緩睜開雙眼,伸手過去將手機拿了過來。

眯著雙眼看了看,見是王欣怡打過來的,便快速接通了。

“欣怡,新年快樂啊!”李威笑著說道。

因為紫葉還冇有醒,他聲音很輕,怕吵到她。

如果紫葉不在身邊的話,李威可能會挑逗王欣怡兩句。

但紫葉在身邊躺著,他這樣就不太合適了。

“威哥,鼎盛出事了。你現在還在老家嘛?”

聽到這話以後,李威立馬就坐了起來。

可能是動靜太大了,紫葉也被他給弄醒了。

“臭……”

紫葉一臉不爽的剛要罵李威,見李威拿著手機在打電話,便又快速停止了。

“鼎盛出事了?和存儲晶片有關?”李威一臉嚴肅的快速追問道。

“嗯,你明天能回公司嘛?”

“能!我今天晚上到江城,明天一早就去公司。”

“嗯,那我們明天見麵在聊吧。”

“好!”

李威說完,本以為他們的通話就這樣結束了,可冇有想到,王欣怡竟然一臉壞笑的對著他撩了句。

“威哥,我剛纔好像聽到你身邊又小姐姐的聲音喲。我冇有打擾到你的好事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