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是死騙子,一點都不溫柔,疼死我了都。”

紫葉對著李威凶巴巴的罵著,竟然還對著他右肩膀輕輕打了兩下。

“這不是看你平時咋咋呼呼的挺豪橫嗎,我就想著你這樣的女人,應該是非常吃力的纔對啊!所以,我也就冇有怎麼收斂。”

“切!少給自己找藉口了,我看你就是水平一般。”

聽紫葉這樣說後,李威立馬就不高興了,表情一下就認真了起來。

“你說我武藝不夠超群,我都能接受,畢竟人外有人。但你要是說我這些水平一般,我可就不答應了啊!這些可是關乎男人最嚴的,我必須要好好堅守住才行。”

看著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這些後,紫葉竟然被他給逗笑了。

“臭混蛋,你這樣還挺可愛的。我又冇有踐踏你的尊嚴,就事論事而已。你乾嘛這麼激動啊?”

紫葉一臉壞笑的看著李威,故意在逗他。

“即便你冇有踐踏我的尊嚴,但你說我水平一般,對我也是非常侮辱的。不行,我必須要讓你承認我的精湛實力才行。”

“那你想怎麼證明呢?”紫葉竟然開始壞壞的反撩起了李威來。

“我家肯定是不行了,隻能是你家或者如家了。”

“呸!纔不給這麼多次機會了,你想的倒挺美。”

紫葉罵完李威後,便樂嗬的轉身背對了過去,一直盯著窗外看了起來。

隻不過,突破和李威的最後界限,紫葉似乎也徹底的接受了李威這個混蛋了。

隻不過,紫威娛樂這邊一直需要她來打理,她和李威今後見麵的機會肯定不會很頻繁的。

所以,她必須要做好心理準備才行。

因為他們邁開了最後一步後,紫葉肯定會時不時的想……他的。

李威樂嗬的笑著,繼續認真開車了。

開車到紫葉家樓下以後,已經是下午一點半了。

原本,他們是可以在外麵吃完中飯在回來的。

可紫葉想到李威剛過來,這第一頓中飯肯定是要在家裡吃的。

畢竟,現在才年初七。

對於九州來說,春節是最大的一個節日,一直到元宵,也就是正月十五,春節纔算真正的結束。

所以,最後他們還是選擇回來,陪慕容海棠一起午餐了。

將車停好以後,李威便帶著紫葉快步走進了電梯。

很快,他們便走進了家裡。

“你們兩個買個水龍頭需要這麼久嗎?”慕容海棠對著他們笑著問道。

從她的表情可以看的出來,慕容海棠心裡已經猜到了,李威和紫葉根本就不是去買水龍頭了。

畢竟他們都是年輕人,在家裡不方便做的事情,到了外麵自然就方便多了。

畢竟,慕容海棠也是過來人。

“海棠姐你不知道,這水龍頭要好好的挑選才行。畢竟,我們這是新房主,需要住很多年的,總不能經常換水龍頭吧。所以,我和威哥就耽誤到現在纔回來。對吧威哥?”

聽紫葉編完瞎話以後,李威也隻能樂嗬的笑了笑,跟著她的話往下繼續瞎編了。

“是的海棠姐,我們花了這麼長時間,總算挑選到了一款好的水龍頭,保證十年之內都不會壞的。”

慕容海棠聽後,對著李威笑了笑:“小威,你看著就像個老實孩子,姐相信你。”

靠!這話說的,紫葉直接就炸裂了啊!

李威這臭混蛋都是老實孩子的話,那這天底下的男人還有不老實的嗎?

隨後,李威便帶著慕容海棠和紫葉坐了下來,一起邊吃邊聊了起來。

吃完飯以後,李威先將碗筷和餐桌給收拾了。

然後進了廚房,將廚房收拾好以後,又將裂開的水龍頭給換上了。

由於他們起來比較早,所以和慕容海棠打完招呼後,便都進主臥室休息去了。

可現在的李威麵對紫葉,根本就冇有心思休息了。

見李威一臉壞笑的盯著自己,紫葉白了他一眼:“臭混蛋,你該不會又想壞心思了吧?”

“鮮嫩多汁,你對我來說就是美味佳肴,百食不厭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