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冇有想到,謝婉秋對女人的香水味這麼敏感。

從她目前的表情能看的出來,她這一刻非常的嫌棄李威。

李威無奈的苦笑著:“今天晚上公司有個慶功宴,那些女同事都愛打扮,身上也都噴了香水,大家一起喝酒的時候有接觸也是很正常的吧!”

謝婉秋冇有微皺,對著李威冷冷補了句:“你們公司的女同事都用一個牌子的香水?還是這種高階香水。”

很明顯,謝婉秋並不相信李威說的這些。

當然,這個香水的味道也不是李威那些女同事的,而是歐陽倩身上留下來的。

歐陽倩在李威裝醉的時候,想要將他扶起來,所以連續好幾次抱著他的。

李威自然也清楚身上的香水味是歐陽倩留下的,但他不能和謝婉秋說,他也冇有必要和謝婉秋解釋。

聽完謝婉秋的話以後,李威臉色微變,漸漸也收起了笑容。

“現在已經很晚了,你覺得這些和治療比起來哪個更重要?”

謝婉秋見李威臉色發生變化以後,便冇有繼續接話,轉身快步走了進去。

可當李威跟著她走進臥室的時候,謝婉秋卻是一臉嫌棄的看著他,冷冷說道:“先去沖洗一下,我有潔癖!”

李威聽後,心裡自然也很不爽了。

他剛要對著謝婉秋髮火的時候,卻又忍住了。

因為他聞到了自己身上濃濃的汗腥味,這股味道還真是很上頭,他的確得先去沖洗一下才行。

沖洗完以後,李威便回到了謝婉秋的房間,而這時的謝婉秋已經準備好等他治療了。

李威冇有和她多廢話,直接開始幫她治療了起來。

可能是酒勁上來了,李威竟然又改變了之前的新式治療方法,改用了一開始的蠻橫治療法。

“混蛋,你怎麼又這麼蠻橫了?”謝婉秋有些不舒服的問著他。

“治療的時候不要和我交流,我需要一個安靜的環境,這樣才能達到最佳的治療效果。”

很明顯,李威今天晚上對謝婉秋並不是很有耐心。

或許,是她剛纔嫌棄李威,說她自己有潔癖吧。

既然這麼有潔癖,那為什麼還要讓他幫忙治療呢?

“你……”

李威冇有給她繼續說話的機會,治療的力道更大了起來。

謝婉秋這一刻也冇有心思和李威爭辯了,因為她已經被李威的高強度治療給徹底壓製住了。

人喝了酒以後,雖然酒的後勁上來會特彆的亢奮,但亢奮的時間並不會延續太久,很快就會犯困了。

所以,今天晚上李威幫謝婉秋治療的時間並不長,一個小時都不到。

但治療的強度,比可之前兩三個小時都要高。

在這樣短時間高強度的蠻橫治療下,謝婉秋得到了從未有過的治療體驗。

從她的臉上可以看的出來,這次的治療效果非常的好。

滿臉紅潤,白裡透紅,煥發著光亮。

這就說明,現在的謝婉秋,整個身體都是血脈通透的。

寒宮這種罕見的婦科疾病,李威自從和謝婉秋簽了協議以後,便也查詢了很多治療,翻閱了一些比較古老的中醫書,還有一些偏方。

所以,他現在對寒宮還是有一定程度瞭解的。

如果一個女人天生得了寒宮疾病的話,整個人的性感也會受到很大的影響,顯的特彆高冷,讓人很難接近。

最關鍵的是,整個人氣色很差,每天都要靠化妝來掩蓋。

但通過李威的治療以後,他明顯從謝婉秋的臉上看到了效果。

“怎麼樣,這次的治療是不是很徹底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