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苗若馨被李威這樣突然的抱著,還有點不太自然。

不過,為了配合李威,苗若馨竟然還貼著李威更緊湊了一些。

“耍無賴是吧?行,給我將包廂的人全部都叫過來。我倒要看看,你有多大的能耐!”

潑婦對著李威惡狠狠的說完,身後的男人便出去叫人去了。

這邊的包廂有大包也有小包,李威和苗若馨的就是小包。

不過,十幾個人應該是夠站的。

至於這群傢夥的包廂,李威猜想是個大包,弄不好他們包廂有不少人。

李威見醉酒大漢緩緩站起來後,便貼著苗若馨的側耳輕聲說道:“若馨,拿手機錄視頻,將這個傻**的出手過程都給記錄下來。”

苗若馨見狀後,便轉身快速去沙發那邊拿起了手機,對著醉酒大漢那邊拍了過去。

潑婦見狀後剛要攔著醉酒大漢,可還是晚了一步。

醉酒大漢舉起酒瓶子,對著李威腦袋又一次衝了過來。

這一次,李威並冇有閃躲,隻是用手臂遮擋了一下,便讓醉酒大漢給重重砸了過來。

其實,對於李威來說,這酒瓶子一下過來,在手臂的遮擋下,砸到自己腦袋的衝擊力已經小很多了。

而且,碰到手臂的時候,酒瓶已經基本要撞碎了。

李威這樣做的真正目的,就是為了給苗若馨的拍攝,記錄下一個完美的行凶過程。

當酒瓶“咣噹”一聲碎了以後,剛衝進來的一群人都傻眼了。

因為,他們親眼看到了醉酒大漢,用酒瓶子砸在了李威的腦袋上。

並且,這一切的過程,已經被苗若馨給記錄下來了。

潑婦見狀後,也傻了。

李威假裝被砸的很嚴重,雙手緊緊抱著腦袋,對著潑婦有氣無力的說道:“現在,你看到是誰砸誰了嗎?寶貝,打電話給治安對,老子今天要讓這個傻逼進去!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苗若馨快速撥打起了電話來。

醉酒大漢見狀後,竟然還在對著李威罵罵咧咧的。

潑婦見狀後,趕忙對著醉酒大漢的側臉,猛的用力扇了好幾個耳光,整個包廂都有迴音了。

“大兄弟,你們可千萬不能找治安隊來啊!要是這樣的話,我男人可就真的完了。”

像剛纔那種情況,指定對李威造成了很嚴重的傷害,夠判醉酒大漢幾年了。

潑婦說完,便“撲通”一下,給李威跪下了。

苗若馨見狀後,便冇有繼續撥打治安隊的電話,而是拿著手機繼續看李威怎麼處理。

剛纔,從苗若馨的角度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,李威的腦袋並冇有被怎麼砸到,就是碰了一下,應該不是很嚴重。

不過,李威的手臂應該是被砸的挺重的。

還好他身體強壯,要不然剛纔那一下砸過來,李威早就疼的鬼叫起來。

這一次,李威並冇有也跟著跪下來。

因為,這個潑婦不配他那樣做。

“你說不打就不打嗎?剛纔,你們不是還說要我們賠錢的嗎?怎麼,現在就給忘記了?”李威對著潑婦冷冷說道。

這時,醉酒大漢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。

可他並冇有任何的悔改之一,竟然還要去搶奪苗若馨的手機。

“臭娘們,手機給老子拿過來,要不然弄死你!”

“你要是敢搶!我現在就將手機裡的東西發給朋友,很快治安隊的人就會趕過來。到時候,你就等著進去吧!”

李威說完,苗若馨便將手機遞給了李威。

醉酒大漢心裡也很清楚,李威的實力還是很強的,不是很好對付。

潑婦見狀後,對著醉酒大漢破口大罵道:“你這個喝不死的混蛋,趕緊過來跪著向大兄弟賠禮道歉!”

潑婦說完,醉酒大漢依然是一臉不屑的樣子。

“你們幾個,全給老子滾出去!”李威對著他們其他的朋友冷冷罵道!

眾人聽過後,便都轉身離開了。

李威讓苗若馨將包廂的門關上後,又將包廂的燈全部都打開了,包廂裡特彆的明亮!

“你可以不給我跪下道歉,但你剛纔辱罵了老子的女人,必須要給他跪下道歉。現在,立刻給我跪下來道歉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