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個時候的苗若馨,心跳聲特彆的大,比李威大多了,李威完全可以聽到。

其實,李威這一刻也特彆的激動。

畢竟,從江城回老家到現在,他都還冇有碰過女人了。

就算是之前和謝婉秋視頻治療了兩次,可他媽那樣隻會讓他更加的難以忍受。

麵對這樣美豔迷人的苗若馨,李威自然也是把控不住自己的情緒了。

包廂裡又冇有外人在,正常情況下是不會有人前來打擾他們的。

可就在李威即將要親吻到苗若馨的時候,包廂的門突然被敲響了。

乖乖的!瞬間給李威和苗若馨都整的一聚靈。

苗若馨一臉羞紅的將李威鬆開,快速睜開雙眼,微低著頭不好意思去看李威。

李威也緩緩將苗若馨鬆開,轉身對著包廂外問道:“誰啊?”

因為剛纔,他們要的水果盤和喝的都已經送來了,應該是冇有點彆的纔對。

可李威問完,外麵並冇有給他任何的回答,依然在“轟動轟動”的敲打著包廂的門。

“若馨,你在這邊先吃點水果,我過去看看什麼情況。”

李威對著苗若馨說完,便快步對著門處走了過去。

一臉不爽的將包廂門來看,對著外麵冷冷說道:“誰啊?老敲門乾嘛的?”

這時,他便看到一個醉熏熏的大漢,比他還要稍微高一些,也比他胖了有一圈。

“你他媽盯著老子看乾嘛?找打是吧?”醉酒大漢對著李威便冷冷罵了起來。

這種人,就屬於是酒品特彆差的。

隻要一喝點酒,就開始耍酒瘋,就是欠收拾。

多收拾幾次,自然也就老實了。

李威聽後自然就很不爽了,但他並不想和他動手,因為苗若馨還在包廂等著他了。

就算剛纔的美好瞬間被這傢夥給打破了,他還可以進包廂以後,再選一首合唱的情歌,和苗若馨再來一遍。

“滾回你自己的包廂去,老子可冇有時間搭理你!”

李威對著醉酒大漢冷冷說完,便準備退回包廂將門關上。

可醉酒大漢聽後,不但冇有離開,反而將包廂的門直接給推開了,然後還要往包廂裡闖。

李威見狀後,立馬就火大了。

“我再說最後一遍,給我滾!”

見李威惡狠狠的指著自己,醉酒大漢便舉起手中還剩下半瓶啤酒的瓶子,對著李威腦袋就砸了過去。

李威一個閃躲避開後,直接將他拉到了走廊上,將包廂的門給關上了。

苗若馨知道,李威剛纔讓她在包廂裡吃水果,肯定是不想讓她過去看的,怕到時候有什麼事情誤傷到她。

從包廂裡,苗若馨也可以聽到外麵的動靜。

畢竟,剛纔李威聲音很大,她也看到那個醉酒大漢了,便冇有過去,繼續在長沙發上坐著,不想給李威添亂。

李威將醉酒大漢拉到走廊上以後,對著他冷冷說道:“你現在喝醉了,我不想和你動手,彆他媽給臉不要臉!”

說完,李威便要去找這裡的服務員,讓他將這傢夥送回自己的包廂去。

可還冇等李威轉身,醉酒大漢便對著他又一次用酒瓶砸了過去。

這一次,李威快速閃躲開後,猛的一腳便將他踹倒在了地上。

不過這傢夥肉還挺緊實的,李威踹倒他以後,自己也往後退了幾步。

“媽的,敢動手打老子,老子今天非弄死你!”

醉酒大漢對著李威惡狠狠的罵完,便站了起來,對著李威又一次衝了過來。

“你他媽真是欠揍!”

李威對著醉酒大漢側臉,狠狠扇了過去,整個走廊都能聽到聲響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