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聽著苗若馨越美的歌聲,雖說這一刻特彆的激動,但他還是強行忍住了。

畢竟,苗若馨現在還在很投入的唱歌,他不能去打擾。

李威靜靜的靠著長沙發,一邊聽著她越美的歌聲,一邊看著她迷人的側臉,還有她勾人的大長腿。

因為瞄苗若馨是坐在唱台那邊的,圓形的轉椅本來就很高,外加唱台那邊也挺高的,所以整個人都在李威的視線裡。

而且,唱台那邊的燈光和包廂的燈光是不一樣的,那邊特彆的明亮。

打照在苗若馨的身上,讓這一刻的苗若馨格外的美豔迷人。

尤其是她這雙大長腿,被燈光照的都開始反光了,看的李威漸漸入迷了。

等苗若馨唱完一首歌後,對著李威轉身過去,叫他好幾聲,李威都冇有回話。

“大叔,你看什麼呢?叫半天都不回我的。”

苗若馨對著李威走近了過來,李威快速回過神來,憨憨的笑著:“就你的歌聲太美了,我聽著聽著彷彿進入了夢境一般。”

“是嗎?我怎麼感覺,你一直在盯著我的腿看啊?”

苗若馨這個女人,說話也是直來直去的。

被她這樣一說,李威瞬間就有點尷尬了。

憨憨的笑著,快速回道:“你剛纔坐的那個位置,在燈光的大照下,腿也特彆的漂亮,我冇有忍住的多看了兩眼。”

苗若馨聽後,笑著繼續說道:“那我還是將外套給穿起來吧!畢竟現在包廂裡隻有我們兩個人,你要是看多了胡思亂想,我豈不是很危險嗎?”

說完,苗若馨竟然伸手要去拿外套。

李威見狀後,快速叫住了她。

“不至於啊!我完全是處於一個欣賞的角度,去看你大長腿的,絕對冇有彆的歪心思。更何況,我這麼正經的一個人,你還有什麼不放心的嗎?”

被李威一本正經的這麼一說,苗若馨又被他給逗笑了。

“少貧了!我唱完了,輪到你唱了。去吧!”

苗若馨也很想聽聽看,李威到底會不會唱歌?

畢竟,李威很多方便,都特彆的優秀,她也都一一看在了眼裡。

對於會唱歌,或者是唱歌很好聽的男人來說,在女人麵前可是非常加分的。

就算長相不是很出眾,身高也不是很高。

但歌聲要是特彆優美動聽的,也是特彆有魅力的。

“真要聽我唱啊?你剛纔那是謙虛,我可是認真的。等會要是你的耳膜被我傷到了,你可彆怨我啊!”

見李威一本正經的說著,苗若馨也開始好奇,這個傢夥到底會不會唱歌了?

“冇事,唱吧!本來,我們就是過來玩的,開心最重要。”

通過苗若馨說的這句話,李威可以判斷出,她這一刻對李威的唱歌已經懷疑了。

甚至說,苗若馨現在,已經認真李威唱歌不好聽了。

“行吧!既然你這麼想聽我唱歌,那我就唱一首吧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便對著唱台那邊走了過去。

他點了一首抒情的歌,這首歌特彆的難唱,並且對嗓音的要求非常的高。

並不是所有的嗓音,唱出來都會好聽的。

當李威選擇唱這首歌的時候,苗若馨看著前麵的大螢幕很驚訝,她對李威的唱功也更加的期待了。

隨便伴奏漸漸響起後,李威便很快進入了狀態。

畢竟,他和冷柔,還有唐熏這種專業高手一起排練過,她們可比苗若馨專業多了。

不過,苗若馨這女人唱的的確不錯,非常的好聽。

抒情的歌曲,低音開唱,苗若馨聽到整個身體就像觸電了一般,整個人立馬精神了起來。

“這個傢夥,唱歌竟然這麼好聽?”

盯著唱台的李威,靜靜的,苗若馨也對他入迷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