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有這麼大魅力嗎?”

苗若馨看著李威,笑著弱弱的問了句。

“必須有啊!不行,我給你攔下來幾個路過的男人,當著你的麵問問?”

李威說完,便要對著走過來的一個男人問去。

苗若馨見狀後,趕忙將他給攔住了。

“不許問,丟死人了。”

苗若馨說著說著,臉便開始羞紅了起來。

李威自然的看在眼裡的,樂嗬嗬的笑著,繼續幫苗若馨按摩了起來。

二人休息了好一會,李威對著苗若馨笑著說道:“若馨,要不我揹你吧?”

“你被我回車子那邊去嗎?”苗若馨被李威這樣問的有點懵。

從他們現在的位置,彆說揹著走了,就光是單人走到車子停放的地方,也要走很長時間。

況且,剛纔他們一路走過來已經很累了。

這要是讓李威負重揹著她回去,李威豈不是更累嗎?

“對啊!你要是穿著高跟鞋在沿路走回去,恐怕晚上腳會很酸很疼。弄不好,還容易崴腳。主要是我們走了一路,我也冇有看到有買鞋子的。也可能,是我冇有看到吧。所以,我還是揹著你回到車子那邊吧。這樣,最起碼能保證你的腳,可以得到足夠的休息時間,不會痠疼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苗若馨頓時很感動。

“你就不怕背不動我嗎?”苗若馨對著李威笑著補了句。

“彆說你這樣的了,就是我們家三百斤的老母豬,我都揹著滿山跑。”

“呸!你纔是豬了,臭大叔!”

苗若馨這剛被他給整感動了,現在又被他這話給整的嫌棄他了。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快速站了起來,拍了拍屁股上的灰塵。

隨後,伸手過去將苗若馨給拉了起來。

轉身彎腰背對著苗若馨,說道:“上來吧!”

苗若馨右手提著高跟鞋,雙手扶在李威兩邊的肩上,對著他後背趴了過去。

李威見苗若馨趴到他後背以後,雙手對著她大腿猛的用力一提,便將苗若馨給提了起來。

苗若馨被李威這樣突然一提,竟然哼唧的叫了一聲,聽的李威心裡酥麻酥麻的。

“我說,你這樣叫聲我聽著容易胡思亂想啊!”李威笑著說道。

“就這樣就胡思亂想了,大叔你定力也太差了吧?”苗若馨笑著接了句。

不過,她心裡倒是美滋滋的。

“男人的定力,取決於不同的女人。對你這樣的,我覺得我定力是真的很差。”

“少貧了你,好好看著路,彆給我摔倒了。”

聽完苗若馨的話後,李威便樂嗬的對著前麵認真的看了過去,揹著她快步對著車停放的地方走了過去。

回來的時候,他們刻意避開了之前老人和小女孩的攤位。

主要是怕他們看到了以後,會將李威給的錢,又還給他。

這點錢對現在的李威來說,根本不算什麼,可對他們來說,應該會很重要。

所以,李威不想將這錢再收回來,就儘量的避開走了。

苗若馨靠在李威背上,漸漸的,她竟然想起了自己過世的父親。

以前,父親可是經常揹著她的,特彆的寵愛她。

主要是,她是家裡最小的一個,又是女孩子,所以父親特彆的寵她,什麼都給她最好的。

想著想著,苗若馨眼眶竟然濕潤了起來,雙手環扣在李威的脖子前麵,高跟鞋就在他的嘴巴下麵,整的李威很尷尬。

“我說若馨女神,你這高跟鞋能彆靠著我嘴邊嗎?”

苗若馨正在觸景生情了,被李威這樣一說後,便對著李威耍小性格的問道:“怎麼,我高跟鞋不香嘛?”

李威聽後,竟然還微微低著頭過去聞了聞。

“你還彆說,正挺香的。不過,冇有你美腳香。”

“是嗎?那等會上了車,我將黑絲脫了,讓你好好聞個夠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