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歐陽倩和謝婉秋、柳晴、林天嬌都不太一樣。

給李威的第一感覺就是特彆的接地氣,不高冷,不做作,落落大方。

甚至,還有一絲紅塵氣。

“各位,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,這位是我剛招的司機兼助理,今天晚上特地帶出來跟著各位學習來的。”

聽完歐陽倩的話以後,李威頓時很驚訝,但他並冇有在臉上表現出來。

自己怎麼一轉眼,就成了歐陽倩的司機兼助理了呢?

“小倩,想要我們關照他,你得表現出點誠意來啊!麵前這杯一口乾了,我第一個帶頭照顧這小子。”

李威順著說話的男人看了過去,男人戴著眼鏡,四十出頭,高高瘦瘦的,笑的特彆猥瑣,眼鏡直勾勾的盯著歐陽倩的大V領處。

四眼男說完,兩邊的幾個男人也跟著起鬨了起來。

李威初步判斷,這幾個男人都是有一定權力的,要不然歐陽倩不會一直對著他們陪笑。

雖說歐陽倩隻是一個開網咖的女老闆,可江城繁華地段的網咖並冇有這麼好開,除了錢以外,還要走不少關係才行。

但即便如此,歐陽倩這一刻依然滿臉笑容,就表示她並不想得罪,甚至說也不敢得罪眼前這幾個男人。

足以說明,眼前這幾個男人手裡有實權。

“俊哥,不待你這樣欺負妹妹的啊!大傢夥剛坐下,我要是醉了還怎麼配你們幾位好哥啊!”歐陽倩笑著接話道。

“你要是一杯倒就更好了,讓俊哥直接送你回家去。”邊上一個肥頭大耳的男人快速笑著起鬨道。

“波哥你真討厭,又那妹妹開玩笑。”

歐陽倩說完,便拿起了邊上一個小杯子,可李威看的出來,叫俊哥的男人臉上冇有一絲笑容。

如果歐陽倩真的將這個小杯子裡的白酒喝了,叫俊哥的這個男人肯定會生氣的。

雖然他不清楚今天晚上歐陽倩組這個飯局的目的是什麼,但他心裡很清楚,歐陽倩並不想得罪叫俊哥的這個男人,要不然今天晚上豈不是白忙活了。

更何況,每個男人邊上貼著坐的這幾個女人,明顯都是歐陽倩安排的。

正常出來吃飯的女人,不會穿的如此簡約,更不會一個個的都是大V領超低裙。

李威見狀後,快速將歐陽倩手裡小杯子給奪了過來。

他對著叫俊哥的男人笑著說道:“俊哥,倩姐她過來之前剛吃了頭孢。您是不知道,倩姐這幾天著涼身體很差,但為了能陪好您和幾位哥哥,吃了頭孢強撐著過來的。”

說完,他竟然將自己的外套脫下,披在了歐陽倩的身上。

隨後,繼續對著叫俊哥的男人笑著說道:“倩姐今天晚上雖然不能陪幾位哥哥喝儘興,但倩姐吩咐了,要讓我好好陪幾位哥哥喝儘興了,不陪好幾位哥哥,我這份工作可就保不住了。還請俊哥賞臉,給弟弟這個機會先敬您三杯。”

李威說完,直接將丁俊剛纔讓歐陽倩喝的那杯白酒一口乾了。

接著,他又連續乾了兩杯,這才鎮住丁俊他們。

而這一切,一旁的歐陽倩全部都看在了眼裡。

她十幾歲便出來闖蕩,見過的男人很多,可像李威這樣的還真是頭一次。

尤其是李威替她披上的這件黑色西服外套,雖然有一股子汗腥味,但卻讓她非常的溫暖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