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現在全身似乎都很鬆弛,特彆的舒服,和以前完全不一樣了。”

謝婉秋眉頭緊皺的依靠在椅子上,右手托著下巴,一臉好奇的想著。

她和錢家豪結婚不久便查出了婦科疾病,醫生當時說還不嚴重,隻要錢家豪平日裡多上點心,還是可以治癒的。

但結婚這些年,錢家豪似乎越來越不喜歡碰她了,而她自己又不愛主動,表現的特彆木訥,這才導致婦科病越來越嚴重。

她前段時間剛去檢查過,醫生對她說,她的寒宮疾病已經到中後期了,如果在繼續拖延下去的話,真的就要割掉子宮了。

這幾天,她也一直因為這件事而煩惱著。

可剛纔被李威那般蠻橫的對待過以後,謝婉秋整個身體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熱量。

雖然她很排斥李威,可事實證明,李威的確比錢家豪強的多。

想著想著,謝婉秋臉又一次微紅了起來……

李威走出天啟國際大廈後,剛走到自己的電驢前,肚子便“咕咕”叫了起來。

可能是剛纔運動量太大了,導致他早飯吸收的那點能量都給消耗完了。

他拿起手機看了看時間,已經十一點了,也差不多到午飯時間了。

騎著電驢,剛離開天啟國際大廈不遠,手機便響了。

他右手握緊車把,左手快速從褲子口袋拿出手機看了起來,原來是王娟打過來的,便快速接通道:“什麼事?”

“我媽讓我們晚上一起過去吃飯,有事和我們說,去不去隨便你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李威的話還冇有說完,王娟那邊已經掛斷了。

“麻蛋,掛的這麼急,怕錢家豪這孫子起不來啊!”李威一臉不爽的謾罵著。

他將手機放到褲子口袋後,繼續騎著電驢向前行駛,去尋找吃飯的地方。

天啟這邊四周全部都是高檔酒店,他現在這點收入,就算是進去奢侈一頓,恐怕也要臉疼半年。

一路上,李威眉頭緊皺的想著今天晚上王娟爸媽叫他們過去乾嘛?總之冇有好事。

每次過去,不是讓他做事,就是要他拿錢給那廢物小舅子平事,他的確是不大想去。

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,他在鼎盛已經再一次站起來了,之前王娟借個小舅子五十萬,今天晚上得過去算算這筆賬了。

竟然他和王娟已經撕破臉了,自然也就不想在做這個冤大頭了。

騎著電驢找了十多分鐘,總算是找到了一家拉麪館,進去吃了碗拉麪後,剛走出拉麪館,手機鈴聲又響了。

李威拿出手機一看,是周濤打來的。

他嘴角微揚,一臉壞笑的接通道:“中午好啊周總!”

“現在來我辦公室,我在辦公室等你!”

周濤的語氣很冷漠,指定是為了視頻的事生氣的。

李威收起手機,騎著電驢快速回了鼎盛科技。

來到周濤的辦公室外,剛要抬手去敲門,卻發現門是開著的,隨手便推開走了進去。

辦公室裡除了周濤外,林天嬌這女人也在。

李威右手將門關好以後,一臉笑意的對著他們走近道:“老周,這大中午的找我有事啊?”

“李威,你彆太過分啊!老周是你能叫的嘛?”林天嬌一臉怒氣的指著李威說道。

李威聽後,對著她笑著走近了過去,右手輕輕拍了拍她的翹臀道:“保養的還挺好,老周的功勞一定很大吧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