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一邊對著幾個男人走過去,一邊好奇的想著。

他好奇這幾個男人,要真是紅色超跑那傻**找來對付他的,可這幾個男人又是怎麼認出他來的呢?

不認識他的話,為什麼要對著他們這邊走過來呢?

或許,是花錢找了地下停車場的保安,然後看了監控吧。

要是這樣的話,紅色超跑那傻**報複心還真是夠強的。

“那輛黑色大G是你的車吧?”

五個男人中,最高大魁梧的一個,對著李威冷冷問道。

李威嘴角微動,冷冷笑著回了句:“是我的,怎麼了?”

“是你的就好!我們哥幾個拿人錢財,替人消災。兄弟,事後彆怨恨我們。動手!”

果然,這五個傢夥還真是好色超跑那傻**找來的。

正常情況下,敵不動李威也不會主動先出手。

五個男人一邊雙手抱拳,用力的擠壓發出“啪啪”的聲響,一邊要活著腦袋,對著李威圍了起來。

見狀後,李威冷笑著補了句:“等會,你們也彆怨恨我就行。”

五人聽後,剛纔對著李威說話的魁梧男,便率先對李威一拳揮打了過來。

李威一個快速下蹲,找準時機,下一秒便對著魁梧男腹部,一拳打了過去。

原本以為這種身型,還是很抗打的。

可讓李威驚訝的是,這才一拳,魁梧男就雙手抱著腹部跪下了。

乖乖的!這身材的防禦能力也太水了吧?

見狀後,原本想要對李威動手的四個男人,便也被嚇的遲疑了起來。

“一起上吧!”李威對著他們冷笑著說道。

可四人最後卻冇有對李威動手,而是顫顫巍巍的走到了魁梧男身後,緩緩將他給扶了起來。

“一個個看著塊頭挺嚇唬人的,怎麼不堪一擊的?”李威對著魁梧男他們,眉頭微皺的問道。

“兄弟,彆打了,我們就是這附近健身館的教練,平時接點這種活賺點零花錢。冇想到,今天碰到你這樣硬茬了,我們認栽了。”

聽到魁梧男這樣說後,李威自然也明白怎麼回事了。

正常情況下,就光他們五個這身型,碰上落單的,肯定是不敢和他們硬鋼的,光是嚇都被嚇軟了。

“健身教練就好好在健身房教學,冇事少他媽往外麵亂接私活。”

“是是是,以後不敢亂接私活了。現在,這類私活越來越不好接了,就連小學生,有的都會武術了,一個都能打好幾個。”

聽完魁梧男的話後,李威樂嗬嗬的笑了。

“該乾嘛乾嘛去,瞎耽誤工夫!”

李威右手輕輕揮動著,魁梧男被四個同伴一起攙扶著,快速轉身離開了。

不遠處見狀後的沈淩蝶,便快步對著李威小跑了過來。

“威哥,什麼情況啊?怎麼你一拳就將他們給打跑了呢?”

雖說沈淩蝶知道李威厲害,可對方五個人,李威就打了一拳,他們就全部都嚇跑了,這讓她特彆的好奇。

“附近健身館的教練,被開紅色超跑那二傻子花錢雇來嚇唬我們的。”

李威一邊笑著,一邊帶著沈淩蝶對著自己的車走去。

“原來是附近的健身教練啊?我說這身材,一個個怎麼都這麼健壯的,看著還挺唬人的。”

“光看著健壯有屁用,一點也不實用。一拳都扛不住,菜弱雞了。”

李威一臉不屑的說著,便帶著沈淩蝶上車了。

沈淩蝶對著李威一臉壞笑的貼近了過去,小聲問道:“威哥,那你這一身的肌肉應該特彆的使用吧?”

“怎麼,你想見識一下?”李威對著沈淩蝶笑著看了過去。

“就是好奇,想知道肌肉和肌肉之間到底有多大的差彆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