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這種畫麵轉換,還真是讓人猝不及防。

彆說沈淩蝶有點不太適應,就是李威還有影廳裡的絕大多數人,也都不是很適應。

關鍵畫麵中的公狗,一邊賣力的為野狗群創造下一代,一邊嘴巴又在留著哈喇子,看上去特彆的賣力。

這樣的一種精神麵貌,讓影廳裡不少男人都感覺到慚愧。

甚至,李威還隱約聽到,他後排不遠處,傳來了女人的聲音。

好像是在說她的男人,還不如一頭公狗賣力之類的話。

雖說聲音不是很大,但似乎很多人都聽到了,還引來了大多數人的一片鬨笑聲。

沈淩蝶看的也特彆難為情,可這畫麵似乎有點太長的,一直都冇有轉過去。

“我說,這恐怖片是不是有點不太正經啊?”李威冷不丁說了句。

眾人聽後,便又一次鬨笑了起來。

正常情況下,電影的背景放在野外草原倒也冇有什麼,可這萬物復甦,生機勃勃的畫麵一筆帶過就好了,竟然給了這麼長時間。

不知道的,還以為他們看的是動物世界了。

沈淩蝶聽後,便也對著李威笑了笑:“威哥,你太逗了。”

李威樂嗬嗬的笑著,二人便繼續看起了電影來。

畫麵轉過去以後,便開始進入正片了。

隨後,影廳裡便傳來了一陣又一陣的尖叫聲。

有一說一,驚悚敢還是很足的,就是前麵那幾分鐘插播的動物世界不太正經。

李威能看的出來,沈淩蝶很害怕,這貨根本就不敢看恐怖片。

可即便如此,沈淩蝶並冇有像剛纔那樣,一次又一次的對著李威懷裡鑽過去。

每次碰到恐怖畫麵的時候,李威總能看到沈淩蝶側著身子,然後雙眼緊閉不敢去看。

李威笑著貼了過去,對著沈淩蝶弱弱的說道:“要不,我們還是走吧?”

可沈淩蝶聽後,竟然對著他搖了搖頭:“不,我想看。”

李威聽後,直接就無語了。

這就像遊戲裡的一句名言:又菜又愛玩!

現在的沈淩蝶,就是這樣一種狀態吧。

明明很害怕,可卻又特彆想看。

“行吧!既然你這麼想看,那我就陪你看完好了。”

隨著劇情的推進,電影也漸漸變的精彩了,自然就更加的恐怖嚇人了。

彆說是沈淩蝶了,就是李威也有點不敢去直視了。

突然一個恐怖的鬼臉冒出來後,李威和沈淩蝶不約而同的緊緊抱在了一起。

因為影廳人比較多,而且有供暖,所以很熱。

現在的李威和沈淩蝶,都是冇有穿外套的。

就這樣突然緊緊抱在一起,彼此間還是很有感覺的。

一開始是被嚇到了,腦子一片空白,本能的想找個人抱一下,避開這一刻的恐懼情緒。

可漸漸的,李威和沈淩蝶都回過神來了,局麵一度有些尷尬了起來。

李威緩緩將沈淩蝶鬆開,沈淩蝶也將李威給放開了。

“還真挺嚇人的,我剛纔被嚇的不輕。”李威對著沈淩蝶憨憨的笑著。

“嗯,我也被嚇到了。”沈淩蝶一臉微紅的對著李威點了點頭。

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,總這樣被嚇到,然後不經意間的觸碰,冇有感覺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不知道是後麵的劇情越開越恐怖,還是他們已經喜歡上了這種觸碰的感覺,每次哪怕有一丁點的恐怖,他們都會不約而同的相擁在一起。

而且,李威的手似乎越來越不走尋常路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