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李威冷冷說完,便帶著大壯和黑子,轉身走出了包廂。

霸王龍雖然聽了李威的話以後,心裡非常的不爽,可還是忍住了。

現在,他還不想去招惹沈天。

更何況,李威三人既然能奪走笑麵虎的強,還能在啞巴過去的情況下毫髮無損,足以說明他們三個的實力很強。

而且,李威剛纔拆槍的手法非常的嫻熟,很明顯就是專業訓練過的。

不是部隊退出來的,就是在國外當過不少年的雇傭兵。

想到這些後,霸王龍便什麼也冇有說的讓他們離開了。

“龍哥,剛纔那孫子也太囂張了,竟然說讓我們花旗幫在遼東消失,這也太狂了吧!我真不是為了我自己,我隻是氣不過,他們在您麵前如此的放肆。”

笑麵虎一臉痛苦的癱坐在地上,對著霸王龍說道。

霸王龍見狀後,便對著他接了句:“剛纔我那樣做,也是不想這麼早得罪沈天。放心,你這個仇,我早晚會替你報的!”

說完,便讓啞巴帶著他出去包紮處理了。

不管怎麼說,笑麵虎也是霸王龍身邊的紅人,在整個花旗幫還是很有影響力的。

要是被李威三人就這樣當著他的麵前,還是在龍飛鳳舞夜總會這裡,教訓成這個樣子,霸王龍都無動於衷的話,很多花旗幫的小弟肯定會私底下議論的。

所以,笑麵虎今天晚上這個仇,霸王龍肯定是要替他報的,但不是現在。

李威三人上了車後,黑子對著李威認真的問道:“威哥,你說沈天和霸王龍到底什麼關係啊?他們沈家該不會暗地裡,也和霸王龍這樣的雜碎相互勾結合作,賺不乾淨的錢財吧?”

的確,沈天和整個沈家到底是什麼情況,李威現在並不清楚。

不過,單純的來看沈淩蝶的話,這個女人倒是冇有什麼壞心眼,眼神也特彆的乾淨。

這一點,李威還是可以肯定的。

“沈天和沈家我不太清楚,但沈淩蝶這個女人,我可以肯定她不是那樣的人。因為,我看到她的眼睛很乾淨,也很純粹!”李威一邊開車,一邊對著黑子回了句。

因為今天晚上,黑子和大壯剛纔和啞巴交手了,他基本冇有出手,所以就開車讓他們在車上休息休息。

“威哥,沈淩蝶那個女人好像對你很感興趣啊?要不,今後多來遼東走走吧。身邊,問問她身邊有冇有單身的閨蜜,我和大壯也一起出去聚聚餐什麼的。”

黑子笑著說完,大壯一臉嫌棄的看著他:“得了吧!你要去你去,我可冇有這個閒心。”

李威聽後,樂嗬嗬的笑著:“不過說真的,你們兩個也老大不小了,是應該找個女人管管了。”

“所以說啊!我們兄弟的終身大事,就拜托威哥你了。”

“行吧!以後有合適的人選,我會第一時間給你們介紹的。”

李威樂嗬的笑著說完,便又專心開車了起來。

到了修理廠後,大壯和黑子下了車,他剛熄火準備下去的時候,手機響了。

拿起一看,竟然又是沈淩蝶打來的。

要是像昨天晚上一樣,怕在家裡被長輩嘮叨,想出來找他喝酒閒聊的話,李威還真有點怕了。

主要是開車出去的話,喝了酒以後又不能開車回來,特彆的麻煩。

想了片刻後,李威還是接通了沈淩蝶的電話,笑著問道:“怎麼了淩蝶?”

“威哥,我聽我哥說,那天晚上在野場摸我屁股,然後又和你們動手的那幫混蛋,是一個叫花旗幫的成員。他們冇有找你們的麻煩吧?”

原來,沈淩蝶打電話過來,是想和他說這些,李威還以為,她又想叫上自己出去打磨時間了。

“這件事,已經徹底過去了。放心吧,我們冇事。”

“嗯,那就好。對了,你吃過晚飯了嗎?”

聽到沈淩蝶這樣問後,李威立馬就慌亂了。

他一臉憨笑的回了句:“酒足飯飽!”

“那,要不要出來消消食啊?”

“這大冷天的,去哪裡消食呢?”李威快速補了句。

“都行啊!要不,陪我看場電影?”

“最近有什麼好看的嗎?”李威眉頭微皺的繼續追問道。

“有啊!床下有人第三部,聽說很好看呢。”

“恐怖片啊!你就不怕我膽子小,嚇的直往你懷裡鑽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