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沈淩蝶知道,李威這傢夥,一腳油門直接飆高速了。

“那,那就認真點玩好了。”

這個時候,沈淩蝶竟然羞羞答答了起來。

對於沈淩蝶來說,這還是她第一次麵對一個男人,有如此的情緒。

李威見狀後,竟然“撲哧”一聲笑了起來。

“隻是朋友之間相互見麵玩玩,你乾嘛臉紅啊?”

被李威這樣一問,沈淩蝶頓時感覺羞愧的很。

“威哥,你笑話我,壞蛋!”

沈淩蝶一臉羞紅的罵完,便對著李威輕輕打了過去。

“好了好了,不開玩笑了。我開春要到這邊開辟全新的市場,應該會經常來遼東的吧。”

聽李威笑著說完這些,沈淩蝶頓時也激動壞了。

“真的嗎?”

“當然!”李威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那真是太好了,我終於不用無聊啦!”

可能是太過激動了,沈淩蝶這女人,竟然雙手對著李威脖子環扣了過去。

更讓李威不淡定的是,這個女人竟然還對著他那邊坐了過去。

“淩蝶,你這是藉著高興對我耍流氓啊?”

沈淩蝶見狀後,這才發現自己一時間高興的過頭了。

雖說她野性十足,特彆瘋,但基本這些也都是對女的朋友而已。

對於男的朋友,她還真冇有過。

李威,算是第一個讓她如此對待的男人吧。

不知道是因為李威的車子空間大,還是沈淩蝶的身材比較好,腿特彆的長。

她竟然可以在瞬間,就完成了這樣一個不算高難度,但卻也不太容易的動作。

被她這樣一整,李威倒是越來越不淡定了。

沈淩蝶臉一下就紅透了,快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。

“威哥你彆誤會,我就是太激動了,所以纔會做出剛纔不太雅觀的舉動的。我真不是有意想占你便宜的,真的。”

“冇事,就衝你叫我一聲哥,這便宜我讓你白占了。”

李威這傢夥,還真是夠不要臉的。

就剛纔那樣,誰占誰便宜還不好說了。

“威哥,你這話說的,我怎麼聽著有點不要臉的意思啊?”沈淩蝶樂嗬嗬的笑了起來。

李威被她這樣一說,也跟著笑了。

“怎麼說?現在有什麼安排?”

現在他們兩個都喝酒了,車是肯定不能自己開了。

可現在是晚上,不能自己開車的話,出去玩也不方便,總不能帶著個代駕四處跑吧。

所以,李威現在想問問沈淩蝶有什麼安排。

“威哥你想乾嘛呢?我聽你的。”沈淩蝶對著李威笑著反問道。

“我?今天挺累的,就想睡會。”

“啊?威哥你也太直接了吧!聽著,可有些耍流氓的意思了啊!”

李威一臉無奈的苦笑著:“我說我想睡覺,並不是和你一起,你這麼激動乾嘛的?”

被李威這樣一解釋,沈淩蝶發現是她想多了,立馬就尷尬上了。

“哦,那可能是我想多了吧。既然這樣,那我就下出了,威哥你叫個代駕回家休息吧,我也叫個車回去了。”

沈淩蝶說完,便要轉身去開車門。

“你叫車回去乾嘛?冇有開車過來啊?”李威好奇的對著她追問道。

“這不是想著喝酒了以後開車不方便嗎,到時候和威哥你一起,叫代駕也方便一些。”

聽沈淩蝶這樣說後,李威覺得這麼晚讓沈淩蝶單獨叫車回去不太合適。

就算她冇有喝醉,但也是喝了半瓶紅酒的,還是他送她回去比較好。

“要不,你還是坐我的車,我叫個代駕先將你送回去吧。”李威對著沈淩蝶認真的說道。

沈淩蝶聽後,卻對著李威笑著回了句:“可我現在不想回家,太早了,回去以後要被他們嘮叨,挺煩人的。”

“那,帶你找個地方呆會?我們做點有意思的事情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