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你這紅酒喝著都冇有上頭,我這腿看的就上頭了?我這腿的勁道這麼足的嘛?”沈淩蝶對著李威笑著貼近了過來。

李威聽後,快速往後貼了過去,和沈淩蝶保持了一定的距離。

畢竟,他們剛喝完酒,就算冇有喝醉,也是容易製造出一定氣氛來的。

“勁道挺足的,我看完以後就是不自覺的想伸手過去。”

李威說歸說,但並冇有這樣做。

正經男人,怎麼可能對沈淩蝶這個剛見麵兩次的女人,如此動手動腳呢?

這樣,自然是不合適的。

弄不好,沈淩蝶還誤以為,他藉著酒勁對她耍流氓了。

“伸手過來乾嘛?”

可越是這樣,沈淩蝶這女人越是在不停的撩他。

李威嘴角微微傾斜,對著沈淩蝶壞壞的笑著:“你要是這樣聊,我可就不客氣了啊!”

沈淩蝶聽後,樂嗬的笑了起來,便將自己的美腿用外套遮擋住了。

因為現在車裡還不熱,所以沈淩蝶的外套並冇有脫。

“威哥,你在遼東工作嗎?”沈淩蝶對著李威笑著繼續問道。

她這樣問,肯定是有原因的。

因為,她想知道李威是不是常住這邊,這樣她就能經常找李威玩了。

當然,前期肯定是比較正經的那種朋友之間的玩,後期就不太好說了。

“不是,在江城。”李威笑著回了句。

“江城?距離這邊一千多公裡了啊!那你這是乾嘛來了?”沈淩蝶一臉驚訝的叫著。

甚至,李威還看到她臉上稍稍微微多了一絲失落。

“昨天晚上和我一起的兩個兄弟,他們在這邊開的修理廠,我過來找他們玩的。”

“哦,原來是這樣啊!那,你什麼時候回江城呢?平時來遼東次數多嗎?”

沈淩蝶回九州以後,這兩年一直都被哥哥,還有母親那邊的家族安排著。

就算是接觸男人,也都是和她母親沈家這邊關係比較好的世家,又或者是有生意來往的少爺等等。

因為沈淩蝶的父親不是九州人,所以她和她哥哥最後都是跟著他們母親姓的。

這好不容易碰到李威這樣的男人,不管是飆車,還是戰鬥力都符合她的口味。

可還冇和李威玩熟悉了,李威就要離開這邊去江城了,她心裡頓時感覺空落落的。

“這兩天我還要回一趟焦東老家,然後初六或者初七差不多回江城。之前來這邊不是很多,除了公司派過來出差外,基本一年也來不了兩次吧。”

聽到這些後,沈淩蝶更加失落了。

因為,按照李威說的,她要不去江城找李威玩的話,恐怕在遼東他們一年都碰不到幾次了。

不知道她是覺得冇有稱心如意的朋友,每天過的特彆無聊,還是隻對李威這個男人有單獨的熱情?

“這樣的話,我以後要是想找威哥你玩的話,隻能去江城了?”沈淩蝶對著李威弱弱的回了句。

“你找我想玩什麼?”李威冷不丁這樣盯著她問了句。

這給沈淩蝶問的,可以說猝不及防,沈淩蝶一時間都不知道怎麼去接話了。

就算她是個野性十足的女人,可麵對李威餓,她還是有些慫的。

或許,怕自己和李威聊著聊著,就控製不住節奏了吧。

她聽過今天晚上一起吃飯,對李威也是有一定程度瞭解的。

李威這個男人,並不像表麵看著這麼簡單,更彆說老實了。

即便他嘴上總是說自己老實又正經,但沈淩蝶通過對男人的瞭解,覺得這些都是李威說的玩笑話。

“就……就是隨便玩啊!”

“我可冇有這麼隨便啊!要玩,就好好玩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