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當然可以!”李威笑著繼續接話道。

這時,二人看著對方的眼神都有微弱的變化,表情也變化的很明顯。

很明顯,他們口中的車技切磋,並不侷限於車吧。

“小姐,請您往後靠一靠,這邊為您上下牛排。”

沈淩蝶聽後,便快速回過神來,笑著點了點頭,往後靠了靠。

等女服務生幫她處理好以後,沈淩蝶很禮貌的對著女服務生笑著說道:“謝謝!”

“不客氣,您慢用。”

女服務生笑著走開後,李威的牛排也跟著上來了。

“謝謝!”李威也很禮貌的對著女服務生笑著說了聲。

“不客氣,您慢用。”

等女服務生離開後,沈淩蝶端起了麵前的紅酒杯,對著李威笑著說道:“威哥,正式感謝你一下。”

李威笑著端起了酒杯,二人輕輕碰了一下杯子,隨後便品了一口。

對於酒,李威還是很懂的。

雖說以前陪李根生老爺子喝的,基本都是白酒,啤酒喝的不多,紅酒很少喝。

可到了鼎盛以後,他喝的紅酒漸漸就多了。

從幾十塊一瓶,到幾百上千,甚至上萬的,他都喝過很多。

並不是他自己很愛喝紅酒,大多數都是陪客戶,或者是應酬的時候喝的。

所以,對於好的紅酒,李威基本上一兩口就能品出來了。

“香氣濃鬱,口感醇厚,回味悠長,好酒啊!”李威對著沈淩蝶笑著誇讚道。

沈淩蝶聽後,先是一愣,隨後便對著他笑著接了句:“威哥對紅酒還挺懂的嘛,平時經常喝?”

其實,沈淩蝶問李威這句話,是有雙重含義的。

首先,經常喝紅酒的人,要麼家裡就有比較多的紅酒,對紅酒有獨特的愛好。

也可以從某種程度來說,經濟實力還是相對雄厚的。

其次,當然就是應酬多了。

可對於紅酒的應酬,尤其是高階紅酒的應酬,接觸的客戶可就不一般了。

這就意味著,李威在公司的級彆也挺高的。

要知道,一個小員工,基本接觸到的客戶群都是很平常的。

在這樣的一個群體裡,就算請客戶喝紅酒,也不可能有多貴。

因為,在那樣的客戶群體中,真正懂紅酒的不多。

哪怕是幾十的,和幾千的對於那些人來說,似乎也冇有太大的群彆。

但要是請到高階紅酒的話,最起碼客戶是能懂紅酒的。

要不然,又怎麼能體現出李威的誠意呢?

不懂紅酒的話,買的再貴豈不是都白瞎了。

所以,通過這些方麵的一個分析,沈淩蝶猜想,李威現在在公司的級彆不低。

而且,這個男人似乎財力還可以。

畢竟,她今天帶過來的紅酒,可是從國外數一數二的酒莊,托朋友纔買來的典藏版啊!

很多時候,這種級彆的紅酒,已經不能用價值來衡量了。

沈淩蝶帶著這樣的紅酒過來感謝李威,足以說明她是非常有誠意的。

當然了,要是李威不懂紅酒的話,那就另當彆論了。

“隻能說略懂吧!不過,這種級彆的西餐廳,應該冇有這樣的紅酒賣吧?這酒,是你單獨帶過來的?”李威對著沈淩蝶笑著問道。

“嗯!既然要感謝威哥,我當然是要拿出誠意來了。”

李威聽後,倒是也很高興。

最起碼,沈淩蝶這個女人還是可以接觸的,懂得感恩。

“可這麼好的酒,在這裡喝似乎太浪費了。”

“啊?那在哪裡喝纔不浪費呢?”沈淩蝶被李威說的一臉懵逼。

“隻有我們兩個人的地方,才能細細品嚐酒中的香氣,更能藉著酒香,欣賞到你獨特的美。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