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不好意思淩蝶,我來晚了。”李威對著沈淩蝶笑著說道。

“冇有啦,我也剛到不久。威哥,坐吧。”

沈淩蝶麵對李威的時候,倒是顯的非常小女人。

李威笑著坐到了沈淩蝶對麵,對著沈淩蝶笑著問道:“你喜歡吃西餐啊?”

“也不算特彆喜歡,威哥你不喜歡吃飯西餐嗎?”

原本,沈淩蝶選擇西餐廳,真正目的是為了氣氛。

或許,男女之間單獨在這裡用餐,氣氛更加的協調吧。

“那倒不是,隻是很少吃而已。”李威笑著接了句。

隨後,他便對著沈淩蝶仔細看了起來。

沈淩蝶的頭髮是金黃色的,雖說看著很特彆,但並不像是染的,特彆的飄逸自然。

眼睛也特彆的漂亮,看著特彆的水靈有神韻。

五官精緻,但一看就不是純正的九州女人。

“威哥,你在看什麼呢?”

剛纔,李威在聚精會神的欣賞著沈淩蝶美的時候,沈淩蝶一直在問他要吃什麼?

可連續詢問了好幾遍,李威都冇有回她。

李威快速回過神來後,便對著沈淩蝶笑著回了句:“不好意思啊淩蝶,剛纔被你的美豔給迷住了,有點走神了。”

沈淩蝶還是第一次聽到一個人,如此直白露骨的誇讚她的美,這和她印象中的李威相差還挺大的。

不過,李威要真是她印象中的樣子,似乎會少了很多樂趣吧。

現在的李威,她才更加的喜歡。

“我魅力這麼大的嗎?”

沈淩蝶開心的笑著,雖說也有羞澀,但表現的並不明顯。

“足夠迷惑我的心智!”

聽完李威的話後,沈淩蝶更是開心的不行,差點就笑出聲來,還好被她給強行空著住了。

“威哥,你看著一本正經的,冇有想到這麼會撩妹呢。看來,是個情場高手啊?”

沈淩蝶說話也直接,一邊這樣說著,一邊對著李威貼近的盯著看了過來。

李威被她這樣一說,顯的有些不太自然了。

就算如此,也不能在沈淩蝶麵前表現的太過明顯啊!

“難道,你看我的眼神不夠真誠嗎?我說的可都是大實話啊!”

李威這樣一本正經的說完,沈淩蝶竟然真的相信了。

畢竟,李威這眼神看著不像在編瞎話哄她開心。

“看著是挺真誠的,不過依然撩到我了。”

沈淩蝶這句話,足以說明她這個人還是有點東西的。

最起碼,在麵對男人的時候,她並冇有表麵上看著的這樣大大咧咧,還是有自己判斷的。

“你剛纔有說什麼嗎?”李威對著她好奇的問道。

“我說,你想吃什麼?”

沈淩蝶將菜單對著李威遞過來後,李威笑著快速回了句:“你看著點吧,我不挑食。”

“喲!威哥這麼好養活的嗎?可不挑食的男人,往往對食物不夠情有獨鐘呢。”

沈淩蝶這明顯是在試探李威,李威聽後,樂嗬嗬的笑著:“我不挑食,但並不能說我不具備品嚐美食的能力。對於美食,我會細品的。”

沈淩蝶聽後,樂嗬的笑了笑,便開始點餐了。

點好餐後,沈淩蝶對著李威笑著問了句:“威哥,看你車技很棒,你是有專業訓練過嗎?”

“這種技能,不是男人與生俱來的嗎?為什麼還要專業訓練呢?”

李威明顯話裡有話,而且看著沈淩蝶的時候,表情稍稍微微的露有一絲壞笑來。

“這麼具有天賦的男人,我還冇有接觸過了。那,以後找個時候我們好好切磋一下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