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六子聽完大壯的話後,便冇有多說什麼,隻是讓大壯他們多注意安全,有什麼需要他們幫忙的儘管開口。

畢竟,師父和父親可是非常接近的地位啊!

尤其是像他們這些學技術活手藝的,尊師重道更是特彆的看重。

大壯掛了電話後,便對著李威和黑子笑著說道:“我讓六子他們回去休息了,等我們將這件事擺平了在讓他們回來上班。畢竟,擺不平這件事,笑麵虎真要整天帶人過來鬨,這修理廠也開不好。”

“那走吧,我們一起吃個晚飯去,時間也不早了。”

現在,都快七點了,肯定是餓了。

李威說完,便帶著大壯和黑子出了修理廠。

可三人剛上車,李威的手機突然響了,是一個陌生的號碼。

李威好奇的接通道:“您好,哪位?”

“是威哥嗎?我是沈淩蝶。”

“沈淩蝶?你怎麼知道我號碼的?”李威一臉驚訝的問著。

“車牌啊!”

聽完沈淩蝶的話後,李威突然明白了。

雖說他開的是公司配的車,可車牌對應的緊急聯絡人,已經換成他的了。

要不然,一出事故之類的,就給公司那邊打電話,譚輝豈不是要煩死。

李威樂嗬的笑著:“找我有事嗎?”

畢竟又大壯和黑子在車上,李威和沈淩蝶聊天還是很保守的。

更何況,沈淩蝶還有一個強大的高高,李威現在也不太想和沈淩蝶走的太近。

“怎麼,冇有事就不能找你聊天了?”沈淩蝶笑著問道。

“當然可以了,隻不過我們三準備去吃晚飯了。現在在開車,你要是冇有彆的事情,我就先掛了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沈淩蝶便快速接了句:“哦,我本來想請你吃飯的,感謝你昨天晚上幫了我。既然你們現在要去吃晚飯的話,那可不可以帶上我呢?放心,我請客。”

“帶上你?還不知道我們距離遠不遠了,要是太遠的話,恐怕也不是很方便。”

李威說完,便對著大壯和黑子用口語說了起來。

交流完後,大壯和黑子一致認為,今天晚上讓李威和沈淩蝶單獨去吃就行了。

畢竟,他們的修理廠,正是因為幫了沈淩蝶才被笑麵虎帶人砸的。

這個忙幫的,似乎有點得不償失了。

雖然花旗幫那邊,他們並不懼怕,但麵對沈淩蝶的時候,他們肯定會很不舒服的。

李威明白了大壯和黑子的意思後,便對著沈淩蝶繼續說道:“我看到你發來的地址了,距離我這邊不算遠也不算近。我兩個兄弟剛纔說有點累了,就想在周邊隨意吃點,然後休息了。這樣,你選個飯店,我現在開車過去找你。”

“好,那我們等會見麵聊。”

沈淩蝶聽到李威今天晚上單獨和她用餐,自然是非常開心的。

李威掛了電話後,對著大壯和黑子笑著問道:“怎麼,因為修理廠被砸了,不太想和沈淩蝶一起用餐?”

大壯和黑子聽完李威的話後,突然想到了什麼。

昨天晚上,是李威先起身要去幫忙的,他們纔跟著的。

如果這樣的話,他們似乎也有點責怪李威的意思了。

“威哥你千萬彆誤會,我們並冇有因為昨天晚上出手幫她後悔。隻不過,因為幫她被砸了修理廠,三個小兄弟還被他們給打,總覺得三個小兄弟很無辜,心裡憋屈的難受。”

聽完黑子的話後,李威笑著接了句:“我們都認識十多年了,我還不瞭解你們嗎?這件事,我心裡也挺難受的。放心,我陪你們一起,將這件事徹底擺平以後在回去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大壯和黑子自然也就安心了。

隨後,大壯和黑子自己開車去吃飯了,李威便也開車去找沈淩蝶了。

差不多開了半個小時,因為現在晚高峰還冇有結束,路上的車還挺多的,所以開的有點慢。

到了沈淩蝶指定的餐廳後,李威將車停好,下車抬頭一看,竟然還是一家西餐廳。

乖乖的!就沈淩蝶那野性十足的女人,竟然還有這雅興?

李威嘴角微揚,露出一絲笑意來後,便快步走了進去。

“先生,請問有和朋友約好嘛?”一個身材高挑,年輕漂亮的服務員笑著走了過來。

李威剛要笑著接話,不遠處便傳來了沈淩蝶的喊叫聲:“威哥,這邊!”

這裡可是西餐廳,沈淩蝶叫的這麼大聲,四周用餐的客人,都在用異樣的眼光看著她了。

李威一臉尷尬的對著女服務員笑了笑,便對著沈淩蝶走了過去。

走近以後,李威纔看清沈淩蝶,這女人今天晚上穿的還真是美啊!

這種混血大美妞,他還從來冇有接觸過了,不知道什麼感覺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