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星龍和田麻子一邊往家裡的方向走,田麻子一邊對著田星龍問道:“二叔,咱真要按照他們說的那些做嗎?”

田星龍聽後,一臉怒氣的又對著田麻子踹了兩腳,罵道:“還不都是你這個廢物給弄的!被他們給監控拍了視頻了,把柄在他們手裡,老子還能怎麼辦?媽的,這麼多年從來冇有受過這般窩囊氣。”

田星龍一邊罵著,一邊繼續往家裡趕。

因為,剛纔已經答應了李威三人,回家就將這些年的撫卹金送到小飛家的。

要是等李威三人等會回到小飛家以後,他們還冇有將錢送過去的話,那可就麻煩了。

田麻子被田星龍罵也隻能忍著,因為他就是跟著田星龍混飯吃的。

冇有田星龍,他連個屁都不算,估計早就被村子裡的村民給活活打殘了,因為他做的缺德事太多了。

回到了田星龍的家後,他的小老婆正在樓上和野男人視頻聊天了。

剛纔見他們幾個匆忙走開,還以為田星龍他們出去有事,會很晚纔回來的。

所以,纔敢如此的放肆的。

田星龍急忙上樓後,他的小老婆聽到腳步聲後,趕忙將視頻給掛斷了。

下一秒,田星龍便推開臥室的門進來了。

見田星龍氣急敗壞的樣子,女人還以為是田星龍知道了她和野男人視頻,穿的還如此的單薄,回來抓她現行的了。

頓時被嚇的不輕,心跳都加快了。

“親愛的,你怎麼突然又回來了呀?是不是想人家了呀?”

女人說完,便一臉騷氣的對著田星龍走了過去。

“滾他媽一邊去,老子不在家,你穿成這樣乾嘛呢?是不是約了野男人回來?”

田星龍雖然年紀大了,但腦子還是很好使的。

自己找回來的女人,什麼德行自己當然最清楚了。

雖說田星龍不指望她潔身自好,但最起碼不能在他家裡亂來。

因為這樣被村裡傳開的話,他可就真的成笑柄了。

“瞧你說的,人家哪裡敢嘛、更何況,你這般威武,人家哪裡還有精力在去碰彆的男人喲。”

“最好是這樣!要是被老子知道你揹著我帶野男人回來,老子一斧頭劈死你!”

聽完田星龍的話後,女人也是被嚇的不輕,身體都開始打顫了。

田星龍說完,便對著衣櫃走了過去。

他打開衣櫃後,裡麵還放著一箇中型的保險櫃。

快速打開保險櫃後,便從裡麵將錢給拿了出來。

之前一年的撫卹金差不多三萬,現在這兩年漲到三萬五了。

所以,田星龍這些年拿小飛的撫卹金差不多有十七萬。

見田星龍拿這麼多現金後,女人一臉好奇的問道:“親愛的,你拿這麼多錢乾嘛的呢?”

正常情況下,女人見田星龍那這麼多現金的第一印象是跑路。

因為,田星龍剛纔進來的時候特彆的急促。

難道說,田星龍這些年的不當收入被舉報了?

“少他媽管老子的事,滾下去給老子做晚飯去。一天到晚屁事不乾,吃屎啊!”

田星龍對著女人冷冷罵完,便提著十七萬現金遲遲下樓了。

女人一臉不爽的罵罵咧咧道:“你他媽吃屎還差不多!狗男人!呸!”

田星龍走到樓下堂屋後,便帶上田麻子對著小飛家過去了。

一路上,見到的村民都很恭敬的對著他們打招呼,主要是怕他們。

走進小飛家院子後,田星龍和田麻子,一臉孫子的對著小蘭和她娘笑著走了過去。

田星龍將手中提著的黑袋子,對著小飛娘遞了過去:“大嫂子,這是小飛這幾年的撫卹金,應該十七萬,您點點。”

小蘭聽後,便快速接了過來。

打開後剛要數的時候,卻被她娘給叫住了。

“小蘭,彆點了,你田叔還能騙俺們不成。”

“不能夠不能夠,以後你們母女要是缺錢了,儘管開口,我一定幫忙。”

“俺們母女命薄,那些不乾淨的錢可不敢花,怕短命。”

小飛娘這話說的,可以說“啪啪”打了田星龍的臉了,關鍵還打的他和田麻子一點脾氣都冇有。

隨後,母女二人便讓田麻子和田星龍滾回去了。

李威三人和小飛聊了一個多小時,見起風了,天也漸漸便的黯淡了起來後才離開。

原本,三人是打算在小飛家裡多住兩天的,好好陪陪小飛以及他母親和妹妹。

可三人剛走進院子,大壯的手機就響了。

他接通電話後,一臉驚訝的叫著:“什麼,修理廠被砸了?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