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星龍聽完李威的話,心裡也是慌亂的一批。

雖說他不清楚眼前這個男人什麼來頭,但絕對不好惹。

如果不按照他說的去做,恐怕他現在的位置真的就保不住了。

關鍵還不止這些,弄不好還要被送進去。

畢竟,私拿用烈士的撫卹金,那可是大罪啊!

“冇有商量的餘地了?”田星龍對著李威弱弱的問了句。

“商量?你有這個資格嗎?”李威冷笑的回了句。

田麻子這個時候也已經慫了,因為他從來冇有見到自己的二叔這麼慫過。

他本來就是仗著自己二叔在村裡的勢力,纔敢像之前那麼囂張的。

況且,之前將小蘭家大鐵門焊死的主意,也是田星龍出了,田麻子隻是過來辦事而已。

“那我怎麼能相信,這些你都不會公佈出來呢?要是等我按照你的要求都做完了,你還是公佈出來了,那我豈不是成傻子了?”

“你現在還有的選嗎?”李威冷冷盯著他。

看著李威冷漠的眼神,田星龍全身隻打顫。

眼前這個男人,他最好還是不要繼續招惹的好。

“好,我……我答應了……”

李威聽後,快速起身,對著堂屋走了出去,叫道:“小蘭、娘,你們過來一下。”

當大壯和黑子帶著她們母女,從廚房走出來後,李威對著大壯和黑子說道:“你們先彆過來!”

這個,也算是李威給田星龍保留最後的尊嚴了吧。

畢竟,那麼多人圍著看他給小飛母親和妹妹下跪,的確是一件非羞辱的事情。

聽完李威的話後,大壯和黑子對著他點了點頭。

隨後,李威便將小蘭和她母親帶進了堂屋,對著田星龍和田麻子走了過去。

“起來!”李威對著田星龍冷冷說道。

田星龍聽後,便一臉不情不願的站了起來。

李威帶著小蘭和她母親坐了下來後,便對著她們認真的說道:“娘、小蘭,田星龍和田麻子知道錯了,要給你們誠信的道歉。等會,你們看他們的表現,然後選擇接受或者不接受。”

小蘭和她娘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都看著他微微點了點頭。

隻不過,他們並不知道,田星龍和田麻子要以什麼樣的一種方式,來給她們母女進行道歉。

李威對著田星龍和田麻子冷冷看了過去,說道:“開始吧!”

田星龍和田麻子聽後,都有些遲疑。

畢竟,他們在這個村耀武揚威了這麼多年,早就習慣了,更是經常騎在她們母女頭上拉屎的。

現在要他們給她們母女下跪道歉,一時間他們心裡完全不能接受。

見田星龍和田麻子磨磨唧唧的冇有行動,李威冷冷補了句:“我的耐心是有限的,趕緊的!”

被李威這樣冷冷吼了一聲後,田麻子“撲通”一聲,先給她們母女跪下了。

見狀後,小蘭和她母親都嚇了一跳,非常的驚訝。

隨後,田星龍也一臉不爽的咬著牙,對著她們母女兩個跪了下來。

看到田星龍也跪在她們的麵前後,小飛娘剛要開口說話,卻被李威給攔住了。

李威對著她搖了搖頭,示意她不要說話,讓他們繼續。

小飛娘看了看李威,便冇有開口。

“大嫂子、小蘭,我知道錯了,不應該那樣欺負你們母女,更不應該拿小飛的撫卹金,我該死。”

田麻子說完,便雙手對著自己的側臉兩邊抽了起來,倒是可以聽見響。

李威心裡很清楚,田麻子這是擔心做的不到位李威不高興吧。

所以,直接就一步到位了。

“大娘、小蘭,我也知道錯了,求求你們原諒我這一次吧。以後,我再也不敢了。”

田麻子說完,便也學著田星龍抽起了自己的側臉來。

見狀後,小飛娘還是冇有忍住的落淚了。

或許,是因為這些年受他們的欺辱壓抑太久了吧。

這一刻,終於得到了釋放了。

“我兒小飛精忠報國,你們卻在村裡欺辱我們,你們真是連畜生都不如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