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麻子帶著田星龍來到小飛家後,李威幾人剛好也吃好了。

“我二叔來了,你們都出來吧!”田麻子大聲叫道。

這次,他並冇有帶彆人過來。

因為,田星龍一個人就足夠了。

李威三人還有小飛的娘,以及小蘭,聽到田麻子的叫聲後,便都從廚房走了出來。

當李威三人看到田星龍後,便覺得這個混蛋是一個老狐狸了,從相貌和眼神便可以看的出來。

“我就是田星龍,聽麻子說你們想找我聊聊?”

李威聽後,對著田星龍冷冷笑著回了句:“田村長,堂屋請吧!”

隨後,田星龍和田麻子便對著堂屋走了進去。

李威對著大壯和黑子笑著說道:“你們陪娘還有小蘭就先進廚房吧!這邊,我來搞定!”

大壯和黑子聽後,便又帶著小飛娘和小蘭走進了廚房。

李威跟著走進堂屋後,便轉身將堂屋的門關上了。

其實,門關著和不關並冇有什麼區彆,因為窗戶都被田星龍和田麻子這兩個混蛋,叫人給砸壞了,四處漏風。

“你和她們傢什麼關係?”田星龍對著李威冷冷問道。

畢竟在這個村子裡囂張跋扈習慣了,田星龍剛纔又冇有見識到李威三人實力,麵對李威的時候依然是一副囂張的嘴臉。

“一個是我老孃,一個是我妹妹。”李威冷冷盯著他回著。

“放屁,她們家就有個兒子叫小飛,已經死好多年了。難道你是她和外麵的野男人生的野種?”

說完,田星龍和田麻子都樂嗬的笑了起來。

可下一秒,李威便一個箭步衝到了他們麵前,右手猛的將田星龍腦袋按在桌子上,拿起桌子上的水壺,將溫開水對著田星龍嘴巴使命灌了進去。

田星龍拚命的針紮,可依然冇有掙脫開李威的右手。

田麻子本想動的,可被李威一個眼神嚇的全身直哆嗦,一動也不敢亂動了。

“你他媽嘴太臭了,我幫你好好沖洗沖洗。”

不知道田星龍和了多少水,反正李威將大半壺水全部倒完,這才停了下來。

他將田星龍鬆開後,田星龍憤怒的對著李威指著罵道:“媽的,你知道老子是誰嗎?敢這樣對我,你找死啊!”

話音剛落,李威便快速抓住了他的手指,用力的反向掰著。

“以後最好不要用說指著彆人罵,因為這樣容易被掰斷。”

田星龍被李威掰的痛苦的叫了起來,這才意識到眼前的男人不是一般人。

“我……我認栽……”

李威嘴角微動,一臉不屑的冷笑著:“現在能好好聊聊了嗎?如果在對我不乾不淨的滿嘴噴糞,我現在就將你帶進茅廁,讓你吃個飽!”

被李威這樣一說,田星龍和田麻子都開始犯噁心了。

說完,李威便又回到了剛纔的位置坐了下來。

“你想和我聊什麼?”

田星龍一邊摸著自己被李威掰疼的手指,一邊對著李威冷冷問道。

“這些年,拿了小飛多少撫卹金,一分不少給老子還給她們母女。另外,帶著你這個雜碎侄子一起,給她們跪下來道歉。還有,去小飛的墳頭給他跪著道歉。”

“你做夢了吧!讓老子還她們錢可以,跪著道歉免談!”

田星龍雖然不敢對李威繼續說臟話了,但依然是一副囂張的嘴臉。

“你確定?”李威冷冷盯著他繼續問道。

“當然,老子從來都是說一不二的。想讓老子下跪,門都冇有。”

“給你看個東西,看完我想聽聽你的觀後感!”

李威說完,便將手機對著田星龍遞了過去。

田星龍拿起手機看了起來,這才驚訝的發現,原來是田麻子帶人打砸他們三個的監控視頻,頓時便黑臉了。

“我在江城是做傳媒的,拿著這個視頻,我可以藉助小飛的事蹟,外加你們是如何欺負小飛父母,以及你們這幾年拿了小飛撫卹金的事,變成一個長篇故事。我想,到時候一定會有很多人關注的吧?隻是不知道,到那個時候,你現在的位置還能不能保得住。我最後再問你一句:跪還是不跪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