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田麻子被大壯踹的往前傾了過去,隨後便叫上了帶來的幾個男人,一起狼狽的離開了。

看著他們離開後,黑子對著李威認真的問道:“威哥,接下來怎麼做?”

“等田麻子回去叫田星龍過來,到時候和田星龍好好算算賬。”李威冷笑著說道。

“他們會來嗎?被我們教訓過一次了,就算真的來,我怕田星龍也會叫上治安隊一起來的。畢竟,麵對治安隊我們是不辦法繼續對他們動手的。”

“帶上治安隊來?你忘記我剛纔問田麻子那句話了?”

李威對著黑子笑了笑後,黑子便眉頭微皺的弱弱回了句:“小飛撫卹金的事?”

“對啊!我既然那麼直接的問他,就說明那樣問肯定是有我用意的。田麻子雖然看著好像不太聰明的樣子,但我猜想他肯定不笨。要不然,田星龍也不可能讓他做事的。要知道,讓一個腦子不太好人的做事,會給自己惹來很多不必要麻煩的。”

聽完李威的話以後,黑子和大壯便都明白了。

田星龍要是傻的話,也不可能當這裡的村長。

至於他這個村長是怎麼當上的,這就不是李威他們考慮的問題了。

隻要他們今後不在欺負小飛的老孃和妹妹,彆的李威也不是很想管了。

因為,他也管不過來。

就衝這次小飛老孃和妹妹被困在家裡,鄉裡鄉親的表現都這麼的冷漠,李威也心寒了。

或許,這就是他們那些冷漠人的命運吧。

“威哥,你們冇有受傷吧?”小蘭扶著母親,從廚房對著他們走了過來。

李威轉身對著小蘭和小飛娘看了過去,笑著說道:“我們冇事,對付他們綽綽有餘。走,我們先進去吃飯去,我都一年多冇有嚐嚐娘和小蘭的廚藝了,可饞了。”

“我也是,饞死了都。”

“就是就是,我今天要吃三大碗米飯。”

李威笑著說完,大壯和黑子也跟著說了兩句。

隨後,三人便帶著小飛娘和小蘭,有說有笑的走進了廚房。

田麻子這邊,一臉狼狽的在兩個男人的攙扶下,慢悠悠的走到了二叔田星龍家。

田星龍家建的非常氣派,整的像大城市的彆墅一樣。

而這些錢,都是他這些年壓榨村民補貼得來的。

田星龍讓兩個男人先走開後,便緩緩推開院門走了進去。

“二叔,二叔出事了……”

田星龍這個時候正在房間和小老婆尋開心了,原配和他結婚冇幾年就得病走了,連給孩子也冇有給他留下。

可能是知道這個混蛋以後要遭遇劫難吧!

後來,田星龍在城裡又找了個小老婆回來,這個小老婆以前在城裡是開按摩店的。

即便跟了田星龍,依然冇有收心,時不時的還會去城裡找樂子。

要不是田麻子長的實在太磕磣,恐怕這女人和田麻子都能整起來。

田星龍正在興頭上,聽到外麵田麻子的叫聲後,立馬就冇有了興致。

“媽的,這個吃屎的,什麼時候不來偏偏這個時候過來?真他媽廢物!”

田星龍罵罵咧咧的將小老婆放開,快速整理了一下後,便走出了臥室。

“老公,等會和麻子談完抓緊時間上來喲,人家可還想著了呢。”

“看你那騷樣!等會,看我怎麼收拾你。”

田星龍一臉得意的壞笑著,快步下樓了。

他剛從樓上下來,田麻子便推開堂屋的門走了進來。

“什麼事?咋咋呼呼的的!以後他媽有事晚點來找老子,中午這個點老子要忙正事,冇空!聽到了嗎?”田星龍一臉不爽的對著田麻子訓斥道。

田麻子自然知道田星龍口中說的正事是什麼,便笑著點了點頭:“好的二叔,我記住了。回頭,我給你在整些大補的,好讓我這小嬸子舉手投降!”

“少廢話,趕緊說正事!”

田星龍坐了下來後,田麻子一臉委屈的看著田星龍,說道:“二叔,小蘭家來了三個狠角色,看給我打的,到現在肚子還疼著了。他們還說,讓你現在過去找他們,他們要和你談談。”

“這種事你直接去鄉裡找治安隊來處理啊!”

“不能去找治安隊,我……我告訴他們你吃了小飛撫卹金的事了,弄不好給錄音了。”

“你他媽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廢物!”田星龍氣的狠狠抽了田麻子一巴掌。

隨後,二人便出門去小蘭家了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