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聽到李威發話以後,大壯和黑子立馬露出了一絲得意的壞笑來。

原本,完全被田麻子壓製住的李威三人,李威大叫一聲後竟然集體爆發了。

基本就是一拳一個,就連他們手裡拿著的棍棒,都被李威他們三給踢斷了。

也就一兩分鐘的時間,除了田麻子外,其他人全部都躺著了。

一個個鬼叫鬼叫的,完全冇有了剛纔的囂張氣焰。

田麻子見情況不對後,剛轉身要跑,卻被黑子一個箭步擋住了。

“乾嘛去呢?”黑子冷對他冷冷問道。

田麻子也冇有想到,李威三人的戰鬥力如此驚人。

要是知道這樣,他肯定會多叫幾個人過來的。

“我二叔可是這裡的村長,你們要是敢對我動手,你們就死定了!”

“都這個時候了,你他媽還威脅我們是吧?混蛋!”

黑子冷冷罵完,便對著田麻子一腳踹了過去,田麻子被踹的整個身體都跳起來了。

隨後,一臉痛苦的雙手緊緊抱著腹部,跪在了黑子的麵前。

黑子見狀後,右腿快速抬了起來,想要對著田麻子側腦橫踢過去。

就在這時,被李威給叫住了。

“黑子,快收退!”

就算黑子是他們三人中,力道最弱的一個。

可他剛纔要是對著田麻子側腦橫踢過去的話,田麻子不掛也腦震盪了。

要是這樣的話,李威他們三個可就有麻煩了。

畢竟,田麻子的二叔是這裡的村長,關係網肯定還是有的。

還好李威留了一手,將監控提前裝好了。

要不然,就算田麻子回去以後,找田星龍倒打一耙,李威三人也冇有任何的辦法。

到時候,讓鄉裡治安隊的過來抓人,他們似乎也冇有一點辦法了。

黑子聽到李威的叫聲後,在碰到田麻子頭髮的瞬間停下了。

田麻子這會被黑子嚇的不輕,差點就給嚇尿了。

他在村子裡仗著田星龍的勢力狐假虎威習慣了,實際上戰鬥力非常的一般。

就是現在躺在地上鬼叫的那幾個,真正要和田麻子動手,田麻子都不是他們的對手。

所以,碰到李威他們三個這樣強悍的對手後,直接就被打懵了。

李威快步走到田麻子的麵前,讓黑子將鐵門先拉上了。

站在田麻子的麵前,對著田麻子冷冷盯著問道:“還打嗎?”

田麻子一臉痛苦的搖頭:“不,不打了……”

“小飛從五年前開始,每年的撫卹金是不是被你們私自拿走了?”李威對著田麻子繼續問道。

田麻子雖然腦子不是很靈光,但也不算傻,還是很清楚李威問這句話的用意的。

如果他就這樣一五一十說出來了,恐怕二叔田星龍也會有麻煩。

畢竟,烈士的撫卹金意義非凡,是絕對不允許村裡的乾部私自拿走花的。

更何況,田星龍還是一村之長,屬於知法犯法,罪加一等!

所以,當李威冷冷問著田麻子的時候,田麻子並冇有第一時間告訴李威。

“什麼撫卹金?不……不知道……”

田麻子的話音剛落,李威便露出了一絲邪惡的冷笑來。

“你確定?”

“我……我確定……”

田麻子被李威的眼神給嚇到了,不敢抬起頭去直視他,緩緩將頭給低下了。

“我最討厭不誠實的人,尤其是浪費我時間和耐心的。最後再給你一次機會,告訴我想聽到的回答。”

說完,李威便將蝴蝶刀拿了出來,在田麻子麵前耍了幾下後,竟然從手中滑落了下去。

差點,就戳到了田麻子的襠部。

“下一次,不知道會落到哪裡呢?”李威冷冷笑著。

田麻子見狀後,直接就認慫了。

不管怎麼說,他也不想今後成為廢人啊!

要是那樣的話,還怎麼關愛村裡的寡婦呢?

“我……我說,這一切都……都是二叔田星龍讓我乾的,錢我隻拿了三成,剩餘的都被二叔拿走了。”

“我想找你二叔聊聊,你現在叫他過來。”

田麻子聽後,磨磨唧唧的站了起來。

大壯見狀後,對著他屁股踹了一腳,冷冷叫道:“媽的,趕緊帶著這幾個雜碎滾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