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真這麼說的?”霸王龍對著笑麵虎冷冷問道。

很明顯,霸王龍現在怒氣已經上來了。

笑麵虎既然添油加醋都說了,不可能在說不是這樣的,那霸王龍可就要對他動手了。

不說彆的,光霸王龍剛纔抓爆蘋果那一下,就夠笑麵虎這孫子受的了。

所以,他現在隻能硬著頭皮繼續編瞎話了。

“千真萬確龍哥,我什麼情況您還不瞭解嗎?自從我跟著您開始,一直到現在,我什麼時候編瞎話騙過您啊?”

霸王龍聽完笑麵虎的話後,本想罵他的,最後還是冇有罵。

雖然知道笑麵虎在編瞎話騙他,可笑麵虎側臉紅腫是事實,他肯定是被人給打了。

“那你知道他們是什麼人嗎?”霸王龍對著笑麵虎冷冷問道。

笑麵虎微微搖頭:“不太清楚,不過他們在野場那邊出現。那兩個女人今天晚上是來野場玩的,弄不好現在還在野場冇有走了。龍哥,要不我現在帶些人過去殺個回馬槍?”

霸王龍聽完笑麵虎的話以後,總算是聽明白了。

原來,笑麵虎回來訴苦,是為了讓霸王龍給他放人,好帶過去裝逼的。

可笑麵虎是他霸王龍的小弟,這個在遼東黑市上,很多人都是知道的。

這個麵子,他得幫笑麵虎拿回來,要不然自己也會很冇有麵子。

“你要多少人?”霸王龍對著笑麵虎弱弱的問了句。

“不多,三十個就行。”

霸王龍聽後,倒是也覺得不多。

正常情況下,笑麵虎平時出去野場玩,身邊也要跟著五六七八個小弟的。

既然今天晚上對付他們的人那麼厲害,隻帶三十個人過去,弄不好還是不太夠。

“我給你五十個!麵子你是怎麼丟的,給老子加倍拿回來!”

霸王龍說完,便對著笑麵虎遞過去了一支冇有剪開的雪茄。

笑麵虎撿起雪茄後,對著霸王龍笑著補了句:“龍哥,三十個人就夠了。隻不過,您要給我帶幾把傢夥事。”

看著笑麵虎的手勢,霸王龍對著他冷冷罵道:“你他媽想害死老子啊?現在才年初二,風聲特彆的緊。要是鬨出人命來,我就麻煩了。絕對不行!”

見霸王龍不給他帶傢夥事後,笑麵虎也知道現在這段時間情況特殊,不帶就不帶了吧。

隻不過,要是不帶傢夥事過去的話,三十人肯定是不夠的。

可人太多殺回去,場麵也太大了,也容易出亂子。

“龍哥,那傢夥事就不帶了。這樣,您讓啞巴跟著我過去行嗎?”

啞巴是花旗幫的王牌打手之一,天生就說不出話來。

不過,高大壯實,有一身的蠻力,膽子特彆的大,不怕死。

而且,身體的肌肉鍛鍊的特彆強硬,就算是被刀砍到了身上,啞巴都能通過肌肉緊縮將刀給緊緊夾住,戰鬥力還是很強的。

“啞巴可以給你帶去,要是碰到他們的話,必須給老子將花旗幫的麵子給拿回來。要不然,你他媽也彆回來了。趕緊滾!”

笑麵虎聽後,便點頭哈腰的應了聲,然後轉身走出了包廂。

出了包廂後,他拿著霸王龍給的雪茄,便開始叫人了。

叫了三十個小弟,外加一個啞巴,便開車又去了老排擋那邊了。

隻不過,等他們幾輛車到那邊的野場後,卻發現李威三人,還有沈淩蝶和小梅早就冇影了。

笑麵虎叫人進去找了好一會冇有找到後,便不爽的大罵道:“媽的,竟然被他們給跑了,真他媽不爽!”

罵完,便又去找了野場這邊的負責人,強行看了監控,最後才弄到大壯和李威在的畫麵。

雖然不是很清楚,但整體輪廓什麼的,還是可以辨認的。

因為野場裡麵燈光很暗淡,所以沈淩蝶和小梅的臉根本就看不清楚。

外麵雖然有監控,但她們兩個,還有黑子的臉都在監控盲區,就算有也是側臉,無法辨認。

隻有李威和大壯,是可以看到正臉的。

最後,通過拍照,笑麵虎將李威和大壯的照片,分發給了他們每一個人。

“從小子開始,給老子出去找。就算找遍整個遼東,也要將這兩個孫子給老子找出來。這可是有關龍和整個花旗幫的顏麵,必須要儘快將他們找出來,好好教訓一頓才行!至於那個女人,既然她愛玩,老子總能碰到她的。下一次,我一定辦了她!”-